范德萨倾城悍妇琴弦上的舞蹈23-杨媛莉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倾城悍妇琴弦上的舞蹈23-杨媛莉
梅立已经过来了,看看眼前的人,清点一下人数,林芳菲,梅子灵,杜央,司马贞,在算上她,还有小贺,一共五个人。梅立把之前杜央交在梅子灵手里的军牌拿出来,又把梅子灵营救任子芸时拍下的那个俘虏的照片也拿出来,仍在桌子山,说:“现在具体情况,我觉的都心里有数了,袭击我妈妈,试图杀死她的人,是正规军,并不是一般的小虾米,而这批正规军并不在编制内逆权侵占,并且跟穆斯塔法有勾结。问题转来转去,还是回到我妈妈身上,他们到底为什么对我妈妈这么执着,非要赶尽杀绝?”
梅子灵说:“肯定是为了对付老夏,除此之外我想不出别的理由。”梅立点了点头,说:“还有一个更重要的问题,这支根本不在编制内的神秘军队被建立起来,到底是干什么用的?”
“专为某个野心勃勃的野心家建立的。”杜央冷漠的插了句话,这句话却提醒了梅子灵,梅子灵立刻说:“我在监狱里的时候,郑俊成亲自来见我,要我为他效力,这件事有没有告诉过你?”她对梅立说,梅立闻言说:“说过,所以这个幕后boss会是郑范德萨俊成?”
这个问题谁也无法肯定,不过梅立又说:“我又联系到了凌潇潇,以及我那个便宜老爹,希望它们能给我们一些帮助,不过他们的态度都是模棱两可的,老妈你能帮我说服他们吗?”
梅子灵诧异了一下,说:“葛宇凡?”
梅立点头,林芳菲却翻了个白眼,说:“你想出卖你妈妈?”梅立立刻说:“怎么可能?”林芳菲却说:“凌潇潇就不说了,葛宇凡跟你妈妈的恩怨情仇你不会不知道吧?他不想着害死你妈妈已经不错了,还指望他帮忙?”
梅立想了想,说:“我到底是他亲女儿不是?他行走江湖大半辈子,估计就我这么一个孩子,我就不信他敢不认我,认我他就的帮着我老妈,不然我跟他就是陌生人。”
一直不说话的杜央又一次开口,说:“最好,你们两个一起去见他,看他能不能提供帮助。凌潇潇吗,见与不见不重要,不过她要能倒戈,到时候盛世女皇商,你们还能多一个人证,至于你们关不关心这个问题那是你们自己的事。”
梅立明白她的意思,如果现在这股神秘势力是郑俊成组建的,那肯定牵涉到极大的政治目的,会是什么政治目的现在还不敢下结论,但是答案其实已经呼之欲出了,到时候,梅子灵想要洗清自己,凌潇潇能证明她是被陷害的,不过杜央完全不觉得梅子灵洗清自己有什么必要,反正她长年顶着非法身份生活着,对此已经习惯到不觉得有什么障碍了,而且还不用受法律的约束。
梅子灵思忖了一阵后,说:“这两个人我都要见,小立,你帮我跟他们约时间,另外,你要去见夏天虹,跟她详谈一下这个事情,看她那边对这个情况有没有掌握。”
林芳菲点了点头,说:“我还得去见廖化。”梅子灵疑惑了一下,说:“为什么还见她?”林芳菲说:“我的训练还并没有结束。”梅子灵思忖了一下,说:“我陪你去。”
林芳菲关切的轻抚着她的面颊,说:“你还走的动吗?”梅子灵急忙点头:“没问题。”杜央一边看到,忍不住鄙弃一眼,转过头去了。
还是那辆摩托,林芳菲带着梅子灵去见廖化了。车子高速行驶在马路上,梅子灵抱着林芳菲纤细的腰肢,把脸贴在她的背上,一直安安静静的。林芳菲很久没有察觉她有任何动作,不禁疑惑,说:“你不会睡着了吧?”
梅子灵闻言嗤笑,说:“当然没有,就是很安心。”
林芳菲不经意的笑了笑。
车子最终来到了市中心,驶进了一栋别墅。梅子灵有些诧异,林芳菲不等她问,已经说:“这是廖化的资产,不过没人知道,她平时也不住着,住单位宿舍。”
梅子灵闻言,不仅冷笑了一下,说:“放着豪宅不住,住宿舍,这什么心理?”
林芳菲随口说:“向群心理。”
“你说廖化?”
“是啊,她宁可住宿舍也不住豪宅,是因为那边楼上楼下全是人呀。”
“可她又不跟人打交道?”
“那是因为她希望自己能融入群体,但是又怕继续被排挤,惧与接触人群,而不是不想接触人群,她成长经历中有很长一段时间是处在被排挤的情况中的。”
“你现在对别人的心理分析得越来越透了呀。”
“心理医生看多了,自然也就懂得多了,你不知道创建精神分析学的弗洛伊德自己就是精神分裂症患者吗?对人心之事看得越透的人,自己的问题越大。”
林芳菲停好了车子,解开安全带下车,梅子灵也慢条斯理的解开了安全带,说:“你现在说话怎么像个哲学家似的,不过说真的我还真不知道弗什么伊德的,他很有名吗?”林芳菲鄙视了她一眼,说:“所以说你是个武妇叶云凤。”她说着把梅子灵扶下了车,打开车库另一头的门,走进了房间里,然后带着她走到了地下室门口,门是密码门,林芳菲按下指纹,门轻轻打开了,林芳菲说:“她把地下室改造成了实验室,这一个多月我一直呆在这里。”
门里面有人,那个枯瘦而长的人影梅子灵一看就知道是廖化,廖化穿着一身香奈儿的套装,但是这身套装在她身上显得就像是随手抓来的地摊货一样廉价,连原本今年很流行的玫色都显的灰暗。廖化面无表情的看着林芳菲,说:“我没有骗你吧。”
林芳菲扶着梅子灵坐下,然后说:“子灵的伤还没有好,她需要一些药。”廖化看看梅子灵,依旧面无表情,说:“我会帮她弄点药。”
林芳菲坐到了一台电脑旁边的床上,然后伸手撩起了浓黑厚实的头发。梅子灵这才看到林芳菲的发下,在太阳穴向后侧的地方,剔出了两道印子,这个地方的头发被剃的干干净净,上面还贴着两小块胶布。廖化走过去,把胶布轻轻揭下来,下面是两个针孔刘解忧。林芳菲做了个深呼吸,躺了下去。廖化把两枚尾端带着金属线的金属针插进了针孔里。然后又在她的手臂大腿等位置贴上了电极。
梅子灵惊疑不定的看着两个人,心中的不安更加强烈起来。她走过去,看着贴在林芳菲手臂上的电极,说:“为什么要贴这个?难道还要通电?”
廖化继续面无表情的说:“不仅仅要通电,结束之后她还要做两个小时的身体训练。”
“什么?”梅子灵想把林芳菲身上的电极全部扒下来,林芳菲伸手阻止了她,说:“这个是必要的,而且我被催眠以后,其实并不能感觉到痛苦。”
“为什么?”梅子灵无法理解,廖化说:“为了刺激她的肌肉生长,速成训练借助的是催眠加深和记住更多的信息,同时也需要她的身体力量机能跟得上成长,杜央以前用的方式,是让实验者服用激素以及兴奋剂,实验证明这些药物加上催眠训练会对实验者的神经造成非常大的伤害刘一帆老婆。”
“你这样就不会了吗?”梅子灵追问着,廖化摊手说:“我不知道。”
林芳菲躺着的床,确切的说是一张舒适柔软的大椅子,是一张催眠椅,躺下去后,很快就会在催眠椅的作用下进入睡眠状态。廖化并不是心理学家,她对林芳菲的催眠是借助电脑完成的。
梅子灵回到沙发上坐了下来肢体を洗う,看着眼前的林芳菲赫利尔湖,有些无助。因为她对林芳菲正在经历的事情,一无所知。她感觉很不好,心中的不安占据了上风。然而林芳菲觉得这样没问题,她也无法强行阻止,更何况,该开始的都已经开始了,中途停止,又会怎么样?
对于梅子灵重新接受训练这件事,梅子灵心中充满了不安。但是她现在似乎没有什么理由阻止。离开廖化的豪宅后,两人回到落脚的地方附近的街区上,这里的道路状况不好,林芳菲减速慢行,梅子灵坐在后面无聊的看着路边低矮的年代久远的楼房,以及坑坑洼洼的路面,还有昏暗的路灯。
昏暗的路灯下还有一对情侣牵着手压马路。梅子灵经过这两人的时候顺便看了一眼,却发现眼前的女孩似乎有些眼熟。梅子灵疑惑了一下,并没有多想,后面却传来女孩的叫声:“梅姐姐骨嘴沙皮!”林芳菲听到喊声诧异了一下,急忙刹车,一只脚撑在地面上,撑着车子转头去看叫梅子灵的女孩,梅子灵看她不过回头看了一眼,那一眼已经满是杀气了,不禁吓了一跳。
再转头看时,就看到这个女孩个不高,胖乎乎的,容貌勉强算是清秀,身边那个男人却是个将近五十的油腻中年男。梅子灵想了想才想起来,这女孩是那会在监狱里认识的,曾经给了她一根螺丝钉,救了她一命的女孩。
梅子灵舒口气,对林芳菲说:“没事,是狱友。”她说着从摩托车上下来,说:“好久不见了,突然在这碰上了?”女孩尴尬一笑,说:“他在这边有套老房子,我就住着,哦,对了,这是我老公。”
“老公?”梅子灵诧异了一下,女孩说:“不说这个了,梅姐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梅子灵一时不知道怎么解释,这女孩却说:“你不会还一身麻烦没理清楚吧?”梅子灵叹口气,女孩急忙关切的问:“那你有地方落脚吗?要是没地方落脚,可以先去我那儿。”
“这个.........”梅子灵犹豫了一下,林芳菲已经说:“这个不太好,对我们不好,对她也不好。”梅子灵觉得林芳菲说的很对,她现在这一身麻烦,及要小心翼翼提防着别人,也怕牵连不相干的人,这个小姑娘倒是好心,别到时候再连累了她。小姑娘却说:“咱们谁跟谁?都一起坐过牢的,还能有啥事说不开的?你留个我电话吧,回头想好了联系我,我给你们找个地方雷立刚。”
梅子灵听说,掏出了手机,说:“也好,先留个电话。”两人互留了电话。
留完电话,互相告辞,梅子灵和林芳菲回到了落脚的地方,黑夜里却看到房间破损的窗户玻璃,林芳菲老远停了摩托车,说:“出事了。”
这才出去一趟,这里就被发现了,梅子灵都不知道该说什么,黑暗里却传来狗叫声,梅子灵急忙转头看去,梅小犬,站在一条巷子里摇尾巴,两人于是去找梅小犬,梅小犬欢快的在地上转个圈,又跑了妖姬无双,两人跟着它来到巷子深处的角落里,就看到杜央和小贺,以及司马贞躲在哪里。
杜央说:“你们和小立走了不到半个小时,他们就上门了,还好司马贞的电子警戒挺给力的,我来了个先发制人,逃出来了。”梅子灵无力的看一眼林芳菲,叹气说:“得,还是换地方吧。”
她说着走到一边,给那个小姑娘打电话去了。小姑娘姓祝,然而梅子灵连她叫啥都不知道,只听别人叫她小祝,也跟着叫小祝。
小祝把她们带到了一个地下室里,这个地下室处于闹市区,却又有点隐秘难寻,这个地方也是有点妙。林芳菲问小祝:“这是什么地方?”小祝说:“这我老公给我盘下来准备做生意的。”
林芳菲疑惑的说:“这个市口是不是不太好啊?”小祝尴尬一笑,说:“准备开个洗头房,我老家有几个姐妹打算跟我一起干的陈照升。”
“哦。”林芳菲一脸我懂了的样子,没再问下去。小祝却看着梅子灵,在看梅子灵的反应,看梅子灵没什么反应,自己倒是似乎心虚了一般,说:“我也是没办法,我这种又没学历,没一技之长,还坐过牢,也想不出来还能做什么。”
梅子灵于是说:“前面那老头,不是你老公吧?”小祝答非所问,说:“他也不老,才48。”梅子灵看看她,没再说什么。心里想着,那男人估计就是小祝的金主,大概做什么生意,也是那男人的主意吧?
梅子灵又打电话通知了梅立,梅立去见夏天虹,不知道什么结果,而她肯定是要见见葛宇凡的,不过在这之前,她还是想先见见凌潇潇。
---------------------------------
今天二哈说我实在太负责任了,一篇文,写完了又改神经天下,还大面积的改,就为第一遍写的不满意,问我这样做会不会有回报,我说我不知道。是啊,我一定要改是因为原来想写的东西都没写出来,至于这个勤恳踏实会不会有回报,还真不知道。
另外今天还吐槽二哈来着,超级懒,原来说好运动的,被我督促上就动一动,吴必胜跟玩似的练一阵,我不喊她就装聋作哑,当做没这会事。信誓旦旦的说要运动,结果没坚持一个月就偃旗息鼓了,等一身病的时候就笑不出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