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燕萍八雅轩丨【艺术经典】蕉翁写兰-八雅轩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八雅轩丨【艺术经典】蕉翁写兰-八雅轩

蕉翁写兰
王渐鸣
36岁那年,我在中央美院求学。一天早上洗漱时,突然发现一茎白发攻占到了前额,毫不犹豫地拔了。不几日,同一个地方竟又冒出三五根,又拔,又长,终于拔不胜拔,遂顺其自然了。有诗记云:“观花又怨青春迫,揽镜频拈白发新”。当时同学之间互称喜欢带点文雅的戏侃,呼为“某公”、“某老”,实则个个年纪轻轻,英华四射。我的斋名叫邻蕉馆,有感于早生华发,于是给自己取了个别号:蕉翁。

我学生时代对诗书画印都有兴趣,有感于“少则得,多则惑”,多年来只用心于写字作文,别的暂都搁置了。2017年春,我调至美术馆工作,国画梦又复萌芽。虽然多年不动笔画画,但爱看、看收藏,自信眼界还行。画什么呢?我想,犯不着去画大山大水接踵人后,亦不指望以绘画立身,只想拈得画笔,怡情冶性而已。或者说,能像过去文人般会玩两笔则可。想来想去,我选择了画兰花。——自然这也是受白蕉先生的影响。主意既定,我请未厂刘敏豪兄先刻了两方“蕉翁写兰朱记”的印章,我这叫把自己逼上梁山,印都刻了,还能不画吗?

兰,花之高雅者也。其香可嗅,其叶可观,历来为文人雅士所钟爱。画与字一样,首先是看格调。兰花既是雅物,下笔之前便当有逸气文气,而非匠气俗气。白蕉画兰,似乎很少临画谱,而是自家养了许多盆兰花,朝夕晤对观察,夜间对灯取影,故于历代画兰中别开生面泽布拉,他笔下的那股清气非常人可比,难怪他不无自负地自己刻有一方印“管领清芬五百年”。他是文士,也是狂士、名士,其情其性,一如兰花的高洁。余生也晚,不能为他提鞋捧砚,但可效其学,也特意买回不同品种的兰花,种了六七盆,放在邻蕉馆中。白天搬到阳台晒晒暖阳,晚上也就着灯光体会叶片的形态与组合,然后对着白蕉的兰花临上几幅,慢慢地,就自己放手构稿了。

我画的第一幅兰花,是在微信里看到朋友发的一盆兰花剪影,构图很美,于是对照写真,发于朋友圈竟得诸友大赞。于是信心大增,以此为志。画兰,更应称“写兰”,一个“写”字,方道得其中之妙。兰叶的俯仰向背,摇曳翻转,都在一笔之中曲尽其妙。而这时,我发现自己写行书的经验正好派上用场。看赵孟坚、文征明、白蕉的兰花,风神洒落,不落匠俗,何也?就是因为他们也是书法高手,一笔在手,捻管换锋,随意调遣,瞬息万变,而枯湿浓淡,起承转合,无不精彩!用白蕉的话说,这叫有“活气”!去岁冬,我特意到上海金山看白蕉书画展,在一张兰花小品前驻足很久,它其中一片带点枯笔的叶子让我惊叹,前后转了三圈驻足三回,回来后印在脑海反复琢磨,又一次次动手实验,最后终于悟得空中收势之法,竟也画出同样的叶子,真令我开心不少!写兰,但可师其心,切不可师其迹。若只流于图象的描摹,必呆滞无神。可以说,不解行书用笔法,画到白头也惘然。当然,传统文人清雅一格外官欲缠绵,近代也有吴昌硕、齐白石以篆籀笔法写兰,其中自有道理,另当别论,若只学个表面,则堕恶俗矣!

写兰只需水与墨,水要清,墨要浓陈昊然,浓淡二色调和出的效果则很大程度上取决于纸的好坏。不好的纸,写不出层次,也体现不出一笔内的节奏,于交叠处尤其恶浊。这常让我想起齐白石的虾、吴作人的金鱼,笔笔清楚李韵熙,清莹透亮。谢思潇我为此苦恼过很久,一日无意中翻出一卷旧纸鹰刀传说,是多年前一位开文房四宝店的朋友赠送的一些零头纸,很厚的夹宣,褪了火气,绵柔得很,一下笔,果然清爽。白蕉写兰,有的真好,有的也一般,最重要的就是不同的纸水墨的效果有别司徒公办案。好的纸才出好作品,知乎此,便能理解白蕉为何又号“仇纸恩墨人”了。

白蕉写兰,很少衬景,连一两块石头都省了,却喜欢题字,字越多越好看,这是他作为书法家的长处。大段的题款里,有的是诗管维嘉,有的是画兰的感悟,还有的是看似无关的闲言杂记。他的代表之作《兰题杂存》,便是平时画兰题跋的一卷草稿。白蕉善于将字与画各自于妥帖的位置,相互映衬,或楷或行,或大或小,或多或少,总是恰到好处,显得文气十足,雅气十足。这是任何一个画匠所无法企及的吴澋滔,这也恰恰是我所心仪和追求的。
俗话说:“画竹十年,画兰一生”,可见画兰不易赵纪来。一年多来,我将写兰当日课,也常于微信上晒晒,承蒙朋友们鼓励,却自知离我所期甚远。我写兰,只为求得一种文雅的生活方式暗龙特工,在练笔,亦在修身,如是而已慈利风情网。

附:王渐鸣题兰花诗
写兰赠友人
桃红占得一时新,花下争喧尽俗人。
兰自山中闲日月,清香散作五湖春。
灯下写兰
孤灯有影夜无声,独坐香中笔纵横。
那得花心如此素,缘为白发染将成。
野兰
野径无人生绿苔,兰花朵朵自由开。
管他香远非香远贺燕萍,君子该来总会来。

画兰
水滨岩脚吐芳华,饮露餐泉性自赊。
我笑春风还好事,将香吹送五侯家。
荆中兰
天风吹过清香远,吟罢离骚唱楚歌。
偶写红心三两点,须知世上棘荆多。

题兰
闲来自适写兰丛,不入江湖恶道中。
纵使清芬无处售,低眉未肯坠东风夺天少帅。
近山堂写兰
近山堂上写兰花,新绿几枝窗外斜。
报道春深花事了,先生何不早还家?

雨夜写兰
狂雨夹杂风啸声,天昏但有小灯明。
心花不共樱花落,要与斯兰一样清。
题兰
从来不见兰花谱,我画兰花作谱何?
也学灯前观壁影,清芬倒是比人多。

中秋写兰
当年曾照彩云归,却道知交多久违。
长愿花开人尽好,清香盈袖月沾衣。
题兰芽图
春栽兰蕙十多丛,叶败香销乱钵中。
花亦有情来慰我,一芽破土逗秋风。

拓片补兰
拓来金石古,写得蕙兰香。
不羡神仙事缇可夏季篇,于斯可忘乡。
生日写兰
吾家案上兰千纸,未必街头值半文。
四十而今方不惑,人生有味是清芬。

四十写兰并题
四十光阴如水流,栏干几握怕登楼。
味无味处孤心醉,材不材间两鬓秋。
解得清欢真自在,懒于闲事起忧愁。
余生愿使安平乐,写笔兰花老吉州。
检点兰花旧作示友人
独爱高楼听雨声,闲拈画笔看兰生。
素心点作青丝白,柔叶披将好梦成。
清味相投同一嗅,孤芳自赏远群英。
冬寒何计连天漏,春脚悄然过五更。

王渐鸣
斋名邻蕉馆,别署砚溪、渐公、蕉翁等。1979年6月生,江西省峡江县人。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江西省书协理事、江西省作家协会会员、吉安市书协副主席。现供职于吉安美术馆。
书法作品分别获江西省第六、七届书法篆刻展一、二等奖,首届“黄庭坚书法奖”优秀奖,入展第九届、第十一届全国书法篆刻展,第二届中国书法兰亭奖“安美杯”书法篆刻展、首届全国行书展、首届全国手卷书法展、第二届全国青年书法篆刻展,第七、八届全国楹联书法展等中国书协举办的展赛30余次。有诗歌、散文、艺术评论散见于各报刊,连续四届荣获“白鹭洲文学奖”。出版有书法散文集《书如其人——宋朝那些人和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