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信格式公子翚献诌贼隐公 【岩泓详注】【东周列国志】第七回 公孙阏争车射考叔-意达林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公子翚献诌贼隐公 【岩泓详注】【东周列国志】第七回 公孙阏争车射考叔-意达林
【重磅】MP3全系列中国历史随时听音响制品
销售中国历史经典讲座系列(朝代更迭不间断)的MP3播放U盘、随身听、车载播放,欲购者请加微信,扫描文章中所提供的微信二维码加好友,支付可以加好友后支付,也可以扫描微信收款支付,也可以用支付宝支付。
该全系列中国历史演义MP3,自西周开始,直至民国,时间跨度3000年,。可以免去花流量收听不经济的烦恼,不用任何流量就可以在车载上收听,也可以在家中电子收录机播放器中收听,也可以在随身听中收听。
销售对象针对对中国历史感兴趣的大小朋友,也可以针对想进一步深度了解全系列中国历史演义史的各类大小朋友。该系列尤其适合小学生、中学生、大学生及各类硕士博士研究生;适合于中小学校的各科老师,特别是历史老师、语文老师。同时,更加适合没有更多的时间系统学习中国历史的机关企事业单位的领导干部与普通干部。
该系列MP3全系列中国历史演义视听制品,可以在你爱车上播放,在不影响你旅途的同时,系统聆听波澜壮阔的中国历史演义;也可以在你健身、步行、户外游、户外散步时,让你在聆听中国历史的恢弘史诗中提升你的知识与视野,即陶冶情操,又不影响你的健身;也可以在经常出差的朋友中,坐在大巴车、坐在动车高铁上、坐在飞机上,你只要戴着耳机,在闭目养神中,就会让你的思绪激荡在惊心动魄的中国历史演义的岁月长河中。。。。。。
你想让自己的孩子具有丰富的历史知识吗?你想利用工作之余的时间,提升自己的历史修养吗?你想在户外运动及散步中,也不失学习的机会吗?你想让自己自驾、坐大巴、坐动车、坐高铁、乘飞机等等的旅途不在寂寞无聊吗?那么,请你关注我们的微信公众号:hmsy2211,同时,你也可以加微信号:sdy189189 网名:善得元。
有需要该产品的朋友可以加上述微信号。
目前热销中的产品为:有需要的朋友及时联系。
1、《东周列国志》100集,mp3
2、《秦帝国演义》47集,mp3
3、《项羽》10集,mp3
4、《西汉演义》128集,mp3
5、《东汉演义》 mp3
6、东汉光武帝到汉献帝mp3
以上音响制品已经录制完成,有现货,三国以后历史演义音响制品在2018年7月31日以后正在陆续录制推出,请持续关注善得元
谨记:以下是购买中国历史音响制品的微信收款二维码与支付宝支付二维码,只有在确定购买意向后,扫描支付:



东周列国志
(明)冯梦龙
第七回 公孙阏争车射考叔 公子翚献诌贼隐公
话说郑庄公得了世子忽告急文书,即时传令班师。夷仲年【夷仲年,又称齐仲年,季仲年。齐僖公之弟。】、公子翚【公子翚( hu ī),是鲁国的大夫,也是这次齐、鲁和亲的使臣。羽父大人】等【翚:huī 【动】 振翅疾飞〖fly〗翚,大飞也。——《说文》翚,习也。】,亲到老营来见郑伯曰:“小将等乘胜正欲进取,忽闻班师之命,何也?”庄公奸雄多智,隐下宋、卫袭郑之事,只云:“寡人奉命讨宋,今仰仗上国兵威,割取二邑,已足当削地之刑矣【刑:处罚】。宾王上爵,王室素所尊礼,寡人何敢多求?所取郜、防两邑【郜:gào】,齐、鲁各得其一,寡人毫不敢私。”夷仲年曰:“上国以王命征师,敝邑奔走恐后,少效微劳,礼所当然,决不敢受邑。”谦让再三。庄公曰:“既公子不肯受地,二邑俱奉鲁侯,以酬公子老挑【地名】首功之劳。”公子翚更不推辞,拱手称谢。另差别将,领兵分守郜、防二邑。不在话下。庄公大犒三军,临别与夷仲年、公子翚刑牲而盟【歃血为盟】:“三国同患相恤【患难与共】。后有军事,各出兵车为助。如背此言,神明不宥【宥:yòu,本意是宽容,饶恕,原谅。《說文》寬也。】。”单说夷仲年归国武当党建网,见齐僖公,备述取防【防城】之事。僖公曰:“石门之盟,‘有事相偕’,今虽取邑,理当归郑。”夷仲年曰:“郑伯不受,并归鲁侯矣。”僖公以郑伯为至公【至高无上的诸侯】,称叹不已。再说郑伯班师,行至中途,又接得本国文书一道,内称:“宋、卫已移兵向戴矣。”庄公笑曰:“吾固知二国无能为也!然【显然】孔父嘉不知兵,乌【无,没有】有自救而复迁怒者?吾当以计取之。”乃传令四将,分为四队,各各授计,衔枚卧鼓【衔枚 xián méi 1、古代行军时口中衔着枚,以防出声:衔枚而进;衔枚夜袭。枚:古代行军时,士卒口衔用以防止喧哗的器具,形如筷子艾维尼沃。卧鼓wò gǔ息鼓。常示无战争,或战事已息止。 】,并望戴国进发。再说宋、卫合兵攻戴,又请得蔡国领兵助战,满望一鼓成功【满望:满心希望】。忽报郑国遣上将公子吕领兵救戴,离城五十里下寨。右宰丑【卫国官员】曰:“此乃石厚手中败将,全不耐战【耐:能也】,何足惧哉!”少顷,又报戴君知郑兵来救,开门接人去了。孔父嘉【宋国大臣】曰:“此城唾手可得【唾:tuò 口腔里的消化液:唾液。唾涎。唾沫。 啐,从嘴里吐出来:唾弃】,不意郑兵相助,又费时日。奈何?”右宰丑曰:“戴既有帮手,必然合兵索战。你我同升壁垒,寨城中之动静,好做准备。”二将方在壁垒之上,指手画脚,忽听连珠炮响,城上遍插郑国旗号。公子吕全装披挂,倚著城楼外槛,高声叫曰:“多赖三位将军气力,寡君已得戴城,多多致谢!”原来郑庄公设计,假称公子吕领兵救戴,其实庄公亲在戎车之中。只要哄进戴城,就将戴君逐出,并【吞并】了戴国之军。城中连日战守困倦,素闻郑伯威名,谁敢抵敌?几百世相传之城池,不劳余力,归于郑国。戴君引了宫眷【宫眷 gōng juàn 后妃的统称。】,投奔西秦去了。孔父嘉见郑伯白占了戴城,忿气填胸,将兜鍪掷地曰【兜鍪:dōu móu 古代作战时戴的盔。鍪 móu:《说文》鍑也。 又《广韵》兜鍪,首铠。;《正字通》兜鍪,形似釜而反脣,非炊具。说文长笺云:军士以首铠为炊具,故曰兜。兜为胄名,鍪则釜名,一物兼二义。〔兜鍪〕1.古代打仗时戴的盔。2.古代的一种炊具,作用相当于锅。青铜制或铁制。侈口束颈,口有唇缘,鼓腹圆底。流行于战国并沿用至汉代早期。古代士兵带的胄与鍪相似,因此叫做“兜鍪”。】:“吾今日与郑誓不两立!”右宰丑曰:“此老奸最善用兵,必有后继【后继:后援】。倘内外夹攻,吾辈危矣!”孔父嘉曰:“右宰之言,何太怯也!”正说间,忽报城中著人下战书。孔父嘉即批来日决战。一面约会卫、蔡二国,要将三路军马,齐退后二十里忍者高飞 ,以防冲突。孔父嘉居中,蔡、卫左、右营,离隔不过三里。立寨【安营扎寨】甫毕【甫的读音fǔ,甫毕: 刚刚完毕,甫在这里作副词,表示“刚刚”、“方才”】,喘息未定,忽闻寨后一声炮响,火光接天,车声震耳。谍者报【谍:dié ①秘密探听敌方的情况:谍报。②秘密探听敌方情报的人:间谍。】:“郑兵到了。”孔父嘉大怒,手持方天画戟【戟 jǐ 古代一种合戈、矛为一体的长柄兵器:钩~。~指。铁~。】,登车迎敌。只见车声顿息,火光俱灭了。才欲回营,左边炮声又响,火光不绝。孔父嘉出营观看,左边火光又灭,右边炮响连声,一片火光,隐隐在树林之外。孔父嘉曰:“此老奸疑军之计。”传令“乱动者斩”少顷,左边火光又起,喊声震地。忽报“左营蔡军被劫。”孔父嘉曰:“吾当亲往救之。”才出营门,只见右边火光复炽【炽: chì 本义:火炬方阵操练。】,正不知何处军到。孔父嘉喝教御人【御人:yù rén,释义有三种:1、驾驭车马的人。2、侍女;侍妾。3、制驭他人;驾驭他人。】,只顾推车向左。御人着忙,反推向右去。遇著一队兵车,互相击刺。约莫【大约】更余【更:旧时一夜分成五更, 每更大约两小时。更余:两个小时多一点】,方知是卫国之兵。彼此说明,合兵一处,同到中营。那中营已被高渠弥据了【高渠弥(?-前694年),春秋时期郑国大夫,于郑庄公时被任命为卿,公子忽(郑昭公)曾劝阻,郑昭公即位后,高渠弥惧其杀己,于前695年弑郑昭公,立公子亹【公子亹(wěi):亹读wěi时,美也;姬亹 ji wei】为君,次年被齐襄公车裂。】。急回辕时,右有颍考叔,左有公孙阏,两路兵到。公孙阏接住右宰丑,颍考叔接住孔父嘉,做两队厮杀。东方渐晓,孔父嘉无心恋战,夺路而走。遇著高渠弥,又杀一阵。孔父嘉弃了乘车,跟随者止存二十余人,徒步奔脱。右宰丑阵亡。三国车徒【军队】,悉为郑所俘获。所掳郑国郊外人畜辎重,仍旧为郑所有。此庄公之妙计也。史官有诗云:主客雌雄尚未分,庄公智计妙如神。分明鹬蚌相持势【鹬蚌yù bàng 比喻两相对峙的人和物。 】,得利还归结网人【运筹帷幄之人,布局之人】。庄公得了戴城,又兼了三国之师【兼:并也,并,吞也】,大军奏凯,满载而归。庄公大排筵宴,款待从行诸将。诸将轮番献卮上寿【卮:(巵)zhī,〈古〉盛酒的器皿,圆形。容量四升:持~。奉卮酒为寿。举卮(举起酒器);又如:卮言(支离而无统绪或随人妄言,既无主见,也无立场的、随和人意的言论);卮辞(随和人意,无主见之词)】。庄公面有德色【德色,是指自以为对人有恩德而表现出来的神色。】。举酒沥地曰【沥:读lì,本意指液体一滴一滴地落下】:“寡人赖天地祖宗之灵,诸卿之力,战则必胜,威加上公,于古之方伯如何【方伯:.诸侯之长。】?”群臣皆称千岁。惟颍考叔嘿然【嘿然mò rán 不作声。】。庄公睁目视之。考叔奏曰:“君言失矣!夫方伯者,受王命为一方诸侯之长,得专征伐;令无不行,呼无不应。今主公托言王命,声罪于宋,周天子实不与闻。况传檄征兵,蔡、卫反助宋侵郑,郕【郕chéng中国周代诸侯国名,在今河南省范县一带。】、许小国,公然不至。方伯之威,固如是乎?”庄公笑曰:“卿言是也。蔡、卫全军覆没,已足小惩。今欲问罪郕【chéng】、许,二国孰先?”颍考叔曰:“郕【chéng】邻于齐,许邻于郑。主公既欲加以违命之名,宜正告其罪,遣一将助齐伐郕【chéng】,请齐兵同来伐许。得郕【chéng】则归之齐,得许则归之郑,庶不失两国共事之谊【庶:shù 表示希望发生或出现某事,进行推测;但愿,或许】。俟事毕献捷于周【俟sì 〔俟次〕依次。 等待】,亦可遮饰四方之耳目。”庄公曰:“善!但当次第行之【次第:依次】。”乃先遣使将问罪郕【chéng】、许之情,告于齐侯。齐侯欣然听允,遣夷仲年将兵伐郕【chéng】。郑遣大将公子吕率兵助之,直入其都。郕【chéng】人大惧,请成于齐【请成:qǐng chéng 【解释】1.请和,求和。】,齐侯受之,就遣使跟随公子吕到郑,叩问伐许之期。庄公约齐侯在时来【地名】地方会面,转央【央:告也】齐侯去订【订:约也】鲁侯同事【同事:同时举事】。时周桓王八年之春也。公子吕途中得病归国,未几而死。庄公哭之恸曰【恸,读作tòng,意义为极悲哀,大哭:~哭。大~。】:“子封【公子吕,姓姬名吕,字子封,郑武公之弟。】不禄【天子死曰崩,诸侯死曰薨,大夫死曰卒,士曰不禄,庶人曰死。在床曰尸, 在棺曰柩。羽鸟曰降,四足曰渍。死寇曰兵。 ——《礼记·曲礼》】,吾失右臂矣!”乃厚恤其家,录其弟公子元为大夫,时正卿位缺,庄公欲用高渠弥。世子忽密谏曰:“渠弥贪而狠,非正人也。不可重任。”庄公点首,乃改用祭足为上卿,以代公子吕之位。高渠弥为亚卿。不在话下。且说是夏,齐、鲁二侯皆至时来【地名】,与郑伯面订师期【出征日期】。以秋七月朔【朔:shuò,天文学名词,又称新月。指每月农历初一,月球恰好运行到与太阳黄经相等的时刻,也指当时的月相。】,在许地取齐,二侯领命而别。郑庄公回国,大阅军马,择日祭告于太宫,聚集诸将于教场。重制“蝥弧”大旗【蝥弧:máo hú 【释义】春秋诸侯郑伯旗名。后借指军旗。 春秋诸侯郑伯旗名。后借指军旗。蝥máo〔斑蝥〕昆虫,腿细长,鞘翅上黄黑色斑纹,成虫危害农作物,可入药。】,建于大车之上,用铁绾之【绾:wǎn。绾是盘绕,系结的意思,如:绾发。绾也可解释为系念,挂念。1.把长条形的东西盘绕起来打成结:~结。~起头发。2.卷:~起袖子。3.控制:~摄。~毂(指控制交通枢纽)。】,这大旗以锦为之。锦方【方:面也】一丈二尺,缀金铃二十四个【缀:zhuì 缝:补缀。缀上几针。 连接:连缀。缀文(即作文章)。缀,合箸【zhù】也。——《说文》】,旗上绣“奉天讨罪”四大字,旗竿长三丈三尺。庄公传令:“有能手执大旗,步履如常者,拜为先锋,即以辂车赐之【辂车:lù chē 【释义】天子的乘车。 天子的乘车。】。”言未毕,班中走出一员大将,头带银盔,身穿紫袍金甲,生得黑面虬须【虬须发音:qiú xū 词义:卷曲的胡子,老树的根须;虬qiú 1. 古代传说中有角的小龙:~龙。 2. 拳曲:~曲(盘绕弯曲)。~须。~髯(拳曲的胡须,特指两腮上的胡须)。】,浓眉大眼。众视之,乃大夫瑕叔盈也。上前奏曰:“臣能执之。”只手【单手】拔起旗竿,紧紧握定。上前三步,退后三步,仍竖立车中,略【一点儿】不气喘。军士无不喝采。瑕叔盈大叫:“御人何在【御人:yù rén,:1、侍女;侍妾。2、制驭他人;驾驭他人。3、驾驭车马的人。】?为我驾车!”方欲谢恩,班中又走出一员大将异世无忧传,头带雉冠,绿锦抹额,身穿绯袍犀甲,口称“执旗展步,未为希罕,臣能舞之。”众人上前观看,乃大夫颍考叔也。御者见考叔口出大言,更不敢上前,且立住脚观看。只见考叔左手撩衣,将右手打开铁绾,从背后倒拔那旗。踊身一跳,那旗竿早拔起到手,忙将左手搭住,顺势打个转身,将右手托起。左旋右转,如长枪一般,舞得呼呼的响。那面旗卷而复舒,舒而复卷。观者尽皆骇然。庄公大喜曰:“真虎臣也!当受此车为先锋。”言犹未毕,班中又走出一员少年将军,面如傅粉,唇若涂朱,头带束发紫金冠,身穿织金绿袍,指著考叔大喝道:“你能舞旗,偏我不会舞,这车且留下!”大踏步上前。考叔见他来势凶猛,一手把著旗竿,一手挟著车辕,飞也似跑去了。那少年将军不舍【不舍:bù shě 释义:不停止;不放弃;不忍离开。】,在兵器架上,掉起一柄方天画戟【掉,摇也。——东汉·许慎《说文》;形声傅玉斌。从手,从卓,卓亦声。“卓”意为“高”。“手”与“卓”联合起来表示“手举高并摇动”。本义:摇,摆动。】,随后赶出教场。将至大路,庄公使大夫公孙获传语解劝【庄公自己的弟弟公孙获】。那将军见考叔已去远,恨恨而返。曰:“此人藐视我姬姓无人,吾必杀之!”那少年将军是谁?乃是公族大夫,名唤公孙阏,字子都,乃男子中第一的美色,为郑庄公所宠。孟子云:“不知子都之姣者【姣:jiāo,本意为美好的意思。容貌体态美好。】,无目者也。”正是此人。平日恃宠骄横【恃,读作shì,依赖,仗着的意思。】,兼有勇力,与考叔素不相睦。当下回转教场,兀自怒气勃勃【兀自,读作”wùzì“,意思是径自;还;仍然。】。庄公夸奖其勇曰:“二虎不得相斗,寡人自有区处【区处: qū chǔ处理;筹划安排。】。”另以车马赐公孙阏,并赐瑕叔盈。两个各各谢恩而散。髯翁有诗云:军法从来贵整齐,挟辕拔戟敢胡为?郑庭虽是多骁勇,无礼之人命必危。至七月朔日,庄公留祭足同世子忽守国,自统大兵望许城进发。齐、鲁二侯,已先在近城二十里下寨等候。三君相见叙礼,让齐侯居中,鲁侯居右,郑伯居左。是日庄公大排筵席,以当【一次当作,当作】接风。齐侯袖中出檄书一纸【讨檄书可解释为讨檄文檄文xí wén[释义] (名)古代用于晓谕、征召、声讨等的文书,特指声讨敌人或叛逆的文书。】,书中数【数:shǔ责备,列举过错】许男不共职【共职gòng zhí供奉,贡献。共,通「供」。】贡之罪【许男:许国,西周及春秋时期的一个诸侯国。西周初,封许文叔于许(今河南省许昌市东)建立许国,国君为姜姓,爵位为男爵。读到春秋僖公年间,齐桓公多次会盟,列各诸侯国时,许男总是在曹伯前面,甚是不解。按公侯伯子男之序,曹伯没理由排在许男后面。许也不是三恪之国,想不通。】,今奉王命来讨。鲁、郑二君俱看过,一齐拱手曰:“必如此,师出方为有名。”约定来日庚辰,协力攻城,先遣人将讨檄射进城去。次早三营各各放炮起兵。那许本男爵,小小国都,城不高,池不深,被三国兵车,密密扎扎,围得水泄不漏。城内好生惊怕。只因许庄公是个有道之君,素得民心。愿为固守,所以急切未下。齐、鲁二君,原非主谋,不甚用力。到底是郑将出力,人人奋勇,个个夸强。就中【jiù zhōng,从中;居中,就中调停,或其中的意思。】颍考叔因公孙阏夺车一事,越在施逞手段【逞chěng 显示,施展,炫耀,卖弄:逞能。逞强。逞凶。逞威风。】。到第三日壬午,考叔在辎【(辎) zī 〔辎车〕古代一种有帷盖的车。 〔辎重( (辎)zhòng )〕行军时携带的器械、粮草、营帐、服装、材料等。)】车上将“蝥弧”大旗【蝥弧:máo hú 春秋诸侯郑伯旗名。后借指军旗。】,挟于胁下,踊身一跳,早登许城。公孙阏眼明手快,见考叔先已登城,忌其有功,在人丛中认定考叔,飕的发一冷箭【飕:飕飕sōu 形声。字从风从叟,叟亦声。“叟”意为“掏空”。“风”与“叟”联合起来表示“风吹的声音像是从掏空的竹木管发出的啸叫声”。本义:疾风劲吹时发出的啸叫声。飕sōu <名> 象声词,同“嗖”: 形容风雨的声音。】。也是考叔合当【合当:hé dāng 【解释】应当;应该】命尽,正中后心,从城上连旗倒跌下来。瑕叔盈只道考叔为守城军士所伤,一股愤气,太阳中迸出火星【迸:bèng 爆开,溅射:迸跳。迸发。迸溅。迸裂。迸射。本义:奔散,走散;】;就地取过大旗,一踊而上,绕城一转。大呼:“郑君已登城矣!”众军士望见绣旗飘扬,认郑伯真个登城,勇气百倍,一齐上城。砍开城门,放齐、鲁之兵入来。随后三君并入。许庄公易服【更换服饰】杂于军民中,逃奔卫国去了。齐侯出榜安民【榜:bǎng张贴出来的文告或名单:榜帖(官府的公告)。红榜。张榜。光荣榜。榜文。发榜。1. 木片;2. 匾额;3、告示应试取录的名单 ;4、bàng 榜,船也。——《广雅》】,将许国土地,让与鲁侯。鲁隐公坚辞不受,齐僖公曰:“本谋出郑,既鲁侯不受,宜归郑国。”郑庄公满念贪许【满念:全心就想,一心想】,因见了齐、鲁二君交让,只索佯推假逊【只索zhǐ suǒ只得;只好。不得不;只能】。正在议论之际,传报有许大夫百里引著一个小儿求见。三君同声唤入。百里哭倒在地,叩首乞哀:“愿延太岳一线之祀【太岳:伯夷曾担任帝颛顼的大祭司,后为第一代太岳。四岳是尧舜时期官职,掌管诸侯事务。此处所说伯夷,是历任四岳官中的一位,也是被人们纪念的一位。太岳即华山,因炎帝之裔崇拜天神,以为山高接天,可通天神,而华山在其眼中为第一高峰,故称之为太岳。后因祭祀天神缘故,产生了太岳这一官职,伯夷为第一任太岳。以后的太岳部落每迁一地,不忘崇拜山岳的传统,是故产生了四岳(以太岳部落为中心的东南西北四个方向的最高峰,后演变成为官职,由部落首领担任),分管四座神山的祭祀。他们都是伯夷的子孙。公元前十一世纪,周武王册封太岳伯夷、文叔于许,建立许国。战国时许国封地为韩国所有。秦始皇统一六国,废除封制送战友简谱,推行郡县制,许地始称许县,隶属颖川郡。一线:形容极其细微】月满京华。”齐侯问曰:“小儿何人?”百里曰:“吾君无子,此君之弟名新臣。”齐、鲁二侯,各凄然有怜悯之意【怜悯lián mǐn 【近义词】可怜怜惜 同情 【释 义】 [动词]对肉体或精神上遭受痛苦的人或者对不幸的人表示同情;怜悯之心。】。郑公见景生情,将计就计,就转口曰:“寡人本迫于王命,从君【奉天子之命】讨罪,若利【占据】其土地,非义举也。今许君虽窜【逃】,其世祀不可灭绝【世祀shì sì世代祭祀。】。既其弟见在,且有许大夫可托,有君有臣,当以许归之。”百里曰:“臣止为君亡国破,求保全六尺之孤耳【六尺之孤:liù chǐ zhī gū 六尺:古代尺短,“六尺”形容个子未长高;孤:死去父亲的小孩。指没有成年的孤儿。指没有成年的孤儿。】!土地已属君掌握,岂敢复望!”郑庄公曰:“吾之复许,乃真心也。恐叔年幼,不任国事,寡人当遣人相助。”乃分许为二:其东偏,使百里奉新臣以居之;其西偏,使郑大夫公孙获居之。名为助许,实是监守一般。齐、鲁二侯不知是计,以为处置妥当,称善不已。百里同许叔拜谢了三君。三君亦各自归国。髯翁有诗单道郑庄公之诈。诗曰:残忍全无骨肉恩,区区许国有何亲!二偏分处如监守,却把虚名哄外人。许庄公老死于卫。许叔在东偏受郑制缚【制缚:zhì fù 制约束缚。】,直待郑庄公薨后【薨读音:hōng(1) (形声。本义:古代称诸侯之死。后世有封爵的大官之死也称薨)】,公子忽突相争数年【公子忽与公子突】;突入而复出,忽出而复入。那时郑国扰乱,公孙获病死,许叔方才与百里用计,乘机潜入许都,复整宗庙。此是后话。再说郑庄公归国,厚赏瑕叔盈,思念颍考叔不置【不置:bù zhì1.不舍;不止。2、不安放。】。深恨射考叔之人,而不得其名天问三誓。乃使从征之众,每百人为卒,出猪一头;二十五人为行,出犬、鸡各一只;召巫史为文,以咒诅之【咒:zhòu 某些宗教或巫术中的密语:咒语。符咒。念咒。 说希望人不顺利的话:咒骂。诅咒。诅:zǔ 求神加祸于别人,现泛指咒骂;诅咒。诅骂。】。公孙阏暗暗匿笑。如此咒诅,三日将毕。郑庄公亲率诸大夫往观。才焚祝文,只见一人蓬首垢面,径造【径直来到】郑伯面前,跪哭而言曰:“臣考叔先登许城,何负于国?被奸臣子都【公孙阏的字】挟争车之仇,冷箭射死。臣已得请于上帝,许【期许】偿臣命。蒙主君垂念【垂念:chuí niàn 指上对下挂念,也用做敬辞,指别人对自己挂念(承蒙垂念,不胜感奋)】,九泉怀德!”言讫,以手自控其喉;喉中喷血如注,登时气绝。庄公认得此人是公孙阏,急使人救之,已呼唤不醒。原来公孙阏被颍考叔附魂索命,自诉于郑伯之前。到此方知射考叔者,即阏【yān】也。郑庄公嗟叹不已【嗟叹【全拼】: 【jiē tàn 】 【释义】: 〈书〉叹息:~不已。 【例句】 1、惋惜嗟叹;2、赞美:詩經.大序:「情動於中而形於言,言之不足戛然而止造句,故嗟嘆之,嗟嘆之不足,故永歌之,永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感考叔之灵,命于颍谷立庙祀之。今河南府登封县,即颍谷故地,有颍大夫庙,又名纯孝庙。洧川亦有之【洧,wěi:〔~川〕地名,在中国河南省尉氏县】。陇西居士有诗讥庄公云【讥:jì 声。本义:旁敲侧击地批评;讽刺,挖苦:讥讽。讥评。讥笑。讥诮。冷讥热嘲。 查问,察问。 指责,非议:讥议。讥弹(tán )(指责,抨击)。 规劝。】:争车方罢复伤身,乱国全然不忌君。若使群臣知畏法,何须鸡犬黩神明【(黩) dú 轻率或过度地使用;黩,握持垢也。――《说文》;黩,污也。――《汉书·谷永传》注;黩科韵路地陷,狎【xiá 亲近而态度不庄重:狎侮。狎弄。狎昵。狎客(嫖客)。】也。――《广雅·释言》;污辱,玷污:黩货(贪财,贪污)。黩誓。 随随便便,滥用:黩武。】!庄公又分遣二使,将【携带】礼币往齐、鲁二国称谢【礼币:lǐ bì 用作馈赠﹑贡献的礼物温翠萍。】。齐国无话。单说所遣鲁国使臣回来,缴上礼币,原书不启。庄公问其缘故。使者奏曰:“臣方入鲁境,闻知鲁侯被公子翚所弑,已立新君。国书不合【合:符合】,不敢轻投。”庄公曰:“鲁侯谦让宽柔,乃贤君也,何以见弑?”使者曰:“其故臣备闻之。鲁先君惠公元妃早薨,宠妾仲子立为继室,生子名轨,欲立为嗣【嗣(拼音:sì),作名词时有接续、继承、子孙等意思】。鲁侯乃他妾之子也。惠公薨,群臣以鲁侯年长,奉之为君。鲁侯承父之志,每言‘国乃轨之国也【轨之国:公子轨】,因其年幼,寡人暂时居摄耳【(摄) shè摄政(代君主管理国家)】【寡人这个称号是在秦始皇之前的君主自称,春秋战国时期常用。而在其后皇帝一般都以朕自称。一般被封诸侯王者也可自称“寡人”,而较弱的诸侯自称“孤”。我国最早的一部解释词义的专著《尔雅·释诂》说:“朕,身也。”在先秦时代,“朕”是第一人称代词。不分尊卑贵贱神兵天下,人人都可以自称“朕”。据司马迁《史记·秦始皇本纪》记载:秦始皇帝统一天下后,规定:“天子自称曰朕。”从此,一般人不能自称“朕”了。】。’子翚求为太宰之官,鲁侯曰:‘俟轨【公子轨】居君位【俟 sì : 等待:~机进攻。〔~次〕依次。贺信格式】,汝自求之。’公子翚反疑鲁侯有忌轨【忌惮公子轨】之心,密奏鲁侯曰,臣闻利器入手,不可假人。主公已嗣爵为君【嗣爵 sì jué:承袭爵位。嗣:sì 接续,继承:嗣后(以后)。嗣岁(来年)。】,国人悦服,千岁而后,便当传之子孙。何得以居摄为名,起人非望【引起人们的异常企望】?今轨年长,恐将来不利于主,臣请杀之,为主公除此隐忧何如?鲁侯掩耳曰:“汝非痴狂,安得出此乱言!吾已使人于菟裘筑下宫室【菟裘 tú qiú 古邑名。春秋鲁地。在今山东泰安东南楼德镇。后世因称士大夫告老退隐的处所为“菟裘”。另一说:菟裘: tú qiú 地名。在今 山东省 泗水县 。'使营菟裘,吾将老焉。"后因以称告老退隐的居处。菟tù〔菟丝子〕一年生草本植物,茎细长,常缠绕在豆科植物上,对农作物有害郭小俊。裘,皮衣也。——《说文》】,为养老计,不日当传位于轨矣。”翚默然而退,自悔失言。诚恐鲁侯将此一段话告轨;轨即位,必当治罪。夤夜往见轨【夤夜:yínyè,通指寅时的黑夜,为凌晨3点至5点;古代称之为夤夜;据说是人心最脆弱的时候;】,反说主公见汝年齿渐长【年齿:年龄】,恐来争位。今日召我入宫,密嘱行害于汝。轨惧而问计。翚曰:‘他无仁,我无义。公子必欲免祸,非行大事不可。’轨曰:‘彼为君,已十一年矣,臣民信服。若大事不成,反受其殃。’翚曰:‘吾已为公子定计矣。主公未立之先,曾与郑君战狐壤,被郑所获,囚于郑大夫尹氏之家。尹氏素【向来】奉祀一神,名曰钟巫【钟巫:zhōng wū 1.神名。春秋时诸侯及大夫立以为祭主。】。主公暗地祈祷,谋逃归于鲁国。卜卦得吉,乃将实情告于尹氏。那时尹氏正不得志于郑,乃与主以共【一起、共同】逃至鲁。遂立钟巫之庙于城外,每岁冬月,必亲自往祭。今其时矣。祭则必馆【馆:(动词)住,住宿】于蒍大夫之家【蒍:wěi鲁国大夫蒍氏家中】。吾预使勇士充作徒役,杂居左右,主公不疑。俟其睡熟刺之【俟 sì : 等待:~机进攻。〔~次〕依次。】,一夫之力耳。’轨曰:‘此计虽善,然恶名何以自解?’翚曰:‘吾预嘱勇士潜逃染指皇叔,归罪于蒍大夫,有何不可?’子轨下拜曰:‘大事若成,当以太宰相屈。’子翚如计而行,果弑鲁侯。季天笙今轨已嗣为君,翚为太宰,讨蒍氏以解罪【蒍:wěi】。国人无不知之,但畏翚权势,不敢言耳。”庄公乃问于群臣曰:“讨鲁与和鲁,二者孰利?”祭【zhài 姓】仲曰:“鲁、郑世好,不如和之。臣料鲁国不日有使命至矣。”言未毕,鲁使已及【已经抵达】馆驿。庄公使人先叩其来意。言:“新君即位,特来修先君之好,且约两国君面会订盟。”庄公厚礼其使【鲁国使臣】,约定夏四月中于越地相见,歃血立誓,永好无渝【渝,读作yú,指:1. 改变,违背(多指感情或态度):忠贞不~。生死不~。(渝) 变污也。釋言曰。渝、变也----《尔雅·释言》。】。自是鲁、郑信使不绝。时周桓王之九年也。髯翁读史至此【髥(读音:rán),形声,指长发下垂的样子。本义指两颊上的长须,也泛指胡须。】,论公子翚兵权在手,伐郑伐宋,专行无忌,逆端已见;及【等到】请杀弟轨,隐公亦谓其乱言矣。若暴明【揭露、揭发】其罪,肆诸市朝【肆:罪犯处死后陈尸于众。诸:“之于”的合音。市朝:集市和朝廷。古人把被处死的罪人的尸体示众,大夫于朝廷,士于市集。表示明刑正法。《礼记.檀弓下》:“君之臣不免于罪,则将肆诸市朝而妻妾执。”】,弟轨亦必感德。乃告以让位,激成【立即实施】弑逆之恶,岂非优柔不断,自取其祸!有诗叹云:跋扈将军素横行,履霜全不戒坚冰。菟裘空筑人难老,蒍氏谁为抱不平。
【跋 bá 翻山越岭:跋涉。 踩,践踏:跋前踬后(喻进退两难)。 文章或书籍正文后面的短文,说明写作经过、资料来源等与成书有关的情况:跋文。跋语。序跋。扈 hù 随从:扈从。扈驾(随从帝王的车驾)。 披,带:“扈江离与辟芷兮”。跋扈,一作拔扈 【拼音】bá hù 专横暴戾,欺上压下。菟裘tú qiú 古邑名。【蒍:wěi】】
又有诗讥钟巫之祭无益。诗曰:狐壤逃归庙额【庙宇正门门楣上的牌匾】题,年年设祭报神私。钟巫灵感能相助,应起天雷击子翚。却说宋穆公之子冯,自周平王末年奔郑,至今尚在郑国。忽一日传言:“有宋使至郑,迎公子冯回国,欲立为君。”庄公曰:“莫非宋君臣哄【哄:骗也】冯回去,欲行杀害?”祭仲曰:“且待【暂候、暂且等待】接见使臣,自有国书。”不知书中如何,且看下回分解。注解:②恤:帮助、周济。③宥:赦罪。①至公:最好的诸侯。②乌:何,乌有,没有。①甫:方才。①兼:兼并。②卮:卮,酒器。③德色:自认为有功德于人的样子。①虬须:蜷曲的胡须。①掉:摇动。②区处:处理。③职,赋锐。贡,献,租赋。职贡:上贡赋税。①易:换,改变。②利:利益,此作占有早鸟网。①置:放搁。不置:不肯放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