费玉清的歌曲孩子不擅长的科目,家长该怎么帮?-无以不芳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孩子不擅长的科目,家长该怎么帮?-无以不芳

上周右右足球课的时候,我在一旁等他下课。观察到他接了队友传球后一个成功的带球过人,流畅自然。潘长甬听到教练也忍不住说了一句:“漂亮!过人不错啊!”
身旁已经相识了四年多的一个妈妈也说:有一次看到右右在操场跑步,身体协调性比之前好很多。
我是知道的,他最近的变化。
他开始迷上足球、先后买了两付巴萨的守门员手套,多冷的天儿只要约了人踢球,绝对欢欣鼓舞。更难得的是:在他觉得有意思的活动里,踢球超过了IPAD游戏,跃居第一。
开始喜欢体育课,对自己长跑短跑成绩如数家珍;秋季5公里越野赛进了年级前十;运动会的时候赶场参加了所有项目;
开始跑咕咚线上马拉松,节前几乎每周一个五公里。
我知道或许很多别人家的男孩子本来就是这样的状态,根本没什么可说的。可是对我来说匡政之路,他这样的状态在三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右右七个多月会坐,会坐了以后一直用屁股在地上挪来挪去盒装美人,去到他想去的地方。所以岳小妞,他一天都没有爬过,就直接过渡到走路。
记得他快三岁的时候,带他到小姨家,大他几个月的表哥已经可以手抓单杠旋转360度了,他还不会双脚跳。小区里的各种健身器材都不敢上去尝试。明显的对比让我开始觉得他或许是先天不擅长运动的。
然而我是个喜欢运动的人,也觉得小男孩就应该上蹿下跳,身体敏捷而灵活。
所以,我开始跟他的天性较劲。
周末我带他公园玩儿,一定要他跟我踢球,他不情愿地站着,轻轻把球踢给我,我踢还给他的时候,只要球没刚好到他脚边,他永远等着我给他捡过去。
往往是我一身汗、他一脸无奈地回家,同时还有我内在一点点在加深的焦虑。
现在我还记得他那个小小的身影,默默无助地站着,望着远远的小鱼池,我知道他很想只是蹲在旁边观察鱼而已。
做父母的,不经意间就会犯这样的错误:明明是自己的焦虑,却偏偏要让孩子解决,明明看到孩子的需求却偏偏不给、或索性让自己的焦虑把他显而易见的需求遮挡得严严实实,只当孩子不存在。
那时的我就是这样,只想着要提高他的运动能力。买了滑板车,带下楼,他只是推一小会儿,大多数都是我在骑。
自行车也常常是落满了灰尘,变成了搬家时的行李。
每当我看到同龄的小男孩穿着溜冰鞋、骑着滑板车或自行车风一样从眼前掠的时候,都禁不住羡慕。
快五岁的时候,我给他报了一个感统训练的班。那个培训机构的老师和理念我并不是很认同,但试听课的时候,老师说:一看你的孩子就是没经过爬就直接走路的,前庭感非常弱,很需要锻炼。
我当场就决定报名。
当然,作为一名爱和自由机构的家长,在报名之前我还是征求了孩子的意见玉檀扮演者,他很喜欢带他的老师,当时也同意了滴血战刀。
然而,那个上课的过程不堪回首。
上课的时候,老师让跳绳,他不是比绳早、就是比绳晚,不仅一个都跳不过,身体也显示出极其不协调的状况;其他小朋友坐在羊角球上很享受的跳来跳去,他不是停在原地不能动,就是一个不小心掉下来。
场子中间的他自信心备受打击,一心想跑掉再也不上这个课了;场子外的我焦虑不堪,更加觉得这个课不能停。
于是每次去上课的时候,他坚决不去、我是说什么也必须去。除了没有打他,啥招都用了。
到最后连我自己都盼望着那个课程赶紧上完,赶紧解脱。
现在看那时候的自己,真是可笑得很。
然而,我知道,很多小孩子现在都还像当年右右一样在上着各种各样的补习班何丽玲。原因就是他可能有一门功课没能像爸妈预期得那么好,而这些孩子的父母也可能像当年的我那样忽略了人的本性:每个人原本不同,每个人原本就是各有所长。忽略孩子原本的天性,强迫他做自己不喜欢、不擅长的事情的最终结果就是:想提高的科目没有任何进步、或进步微乎其微,却付出了孩子的自信心以及亲子关系被破坏的惨痛代价。
其实,认为孩子各个方面都不能不擅长的家长,是要给自己去上课的。因为比改变孩子的天性让他去上各种各样的补习班儿更重要的是:治疗家长自己的“焦虑”。
感统训练课结束后,我再也没有给他报过任何体能班,想着随他吧邵珮诗!

就这样到了小学,已经七岁多了。一年级跑三公里越野赛,猫着腰捂着肚子几乎是被小伙伴儿的爸爸拖着走到的终点,而那个小伙伴儿,实在是等不急、撇下他们,独自一人早早冲到终点。
他扑到我怀里就哭了,跟我说觉得自己很烂:跑的本来就不快中途还肚子疼,导致没有任何名次。
那时候,我已经在实践积极倾听,听出他觉得自己不够好而难过沮丧的时候,我挺内疚的。
其实,名次在他后面的孩子还有很多,那些也并不擅长长跑的孩子,到达终点的时候大多数都是平静和喜悦的。
我知道跟我之前对他的态度是有关系的。我不能接纳他是个不擅长运动的男孩子,急功近利地想要改变他蒙阴龙之媒,已经给他带来了深深的伤害:让他觉得自己不够好。
我开始调整,一方面在我们开开心心的时候只要有机会就会说说:谁擅长什么、谁不太擅长什么,慢慢他也发现:每个人都有自己的长处;有时候他也能主动欣赏某项功课不好的同学其他方面的长处。
另一方面,我并没有放弃让他锻炼身体的机会。不过,不同的是,我再也不会强迫他、同时也放下了期待和焦虑。
刚上一年级,学校足球队选拔队员,他的好朋友(蝌蚪,一个很擅长运动的孩子)参选了,我也鼓励他参加选拔。能跟蝌蚪在一起玩儿对他来说很重要,于是他答应了郭奶奶相声网。
毫无悬念的是:他落选了;出乎意料的是:蝌蚪也落选了。不过,蝌蚪的落选倒是减轻了右右的沮丧情绪,因为他平时很是羡慕蝌蚪的运动能力,能和他一起落选也没什么可难受的。(这是他的原话)
接着,同样是这位足球教练,他在校外也有足球队,他们俩很开心地双双入队了!
这之后的三年里乃姬,每个周日两个小时踢球,右右几乎没有请过假。一开始维系他坚持的主要是好朋友,再后来就真的是从接纳里吸取到的认同感和自信给他的力量,而今支持他的是他发自内心的对足球的热爱张锡瑗。
三年的过程里并不是一帆风顺的,一开始由于是出于跟蝌蚪一起玩儿的目的,只要是蝌蚪没到场的时候,他都无限低落。而也因他的确不擅长运动、身体协调性弱于许多同龄人,导致他经常在打比赛的时候被队友埋怨,对外赛事的时候他也常常是替补。
这些,真的足以让他打退堂鼓,很多时候一想到第二天早上的足球课,头天傍晚他就开始陷入焦虑和烦躁,一遍一遍跟我说:明天不去了,明天要请假!
我除了一招“积极倾听”,还有就是答应陪他全程上课。
期间天神魔煞,我也跟教练发过私信,告诉他右右原来的情况,同时也告诉教练,我的目的是要他在户外多跑跑,如果孩子任何足球技术都没学会,我也是能接受的。
好在,教练也是在孙小浸染许久的老师三年五载造句,对他也很是宽容。
然而,令我没想到的是,他逐渐体验到运动的乐趣。(在我原来根深蒂固的信念里,是觉得人人都会喜欢运动的,运动能给人带来愉悦是不需要这么费劲儿的。而在右右身上,我才深刻体会到:那只是我个人的想法和经验。)
之后,他又报了篮球课、游泳课,依然也是有要好的伙伴儿一起。
当然,过程中也经常给我功课。常常下课回来极其沮丧,很坚决的说再也不去了彩色连珠。没别的,还是积极倾听、很多次的积极倾听浙大夜惊魂。
我知道在上课这类事情上,倾听他还算成功的原因是:我压根没有他果真丢下这项运动技能的焦虑、也没有担心过他中途退课就一定会养成半途而废的习惯。我只是跟随他,就事论事地倾听。
现在的他常常跟我兴奋地聊足球,还说一个足球班好像不够,还说长大是要踢世界杯的。雾霾天里,他也常常戴着守门员手套在客厅的毯子上练习扑球动作。
我总是无比欣慰地看着他,说:好双面罗密欧啊花旗小和尚,未来你做什么妈妈都支持,只要是你喜欢的。
想想未来很多年,他可能还会碰到不擅长的学科。再回顾他对于运动这件事的改变,略有了些信心和心得,总结如下:
首先,要接纳孩子真的就有天生很不擅长的那件事费玉清的歌曲,这很正常,那些从小到大、门门功课都优秀的孩子毕竟少数;
其次,想要拉他一把的时候千万不要用家长权威,可以试着从他的喜好和需求开始。(像我儿子,几乎所有他本来不感兴趣的课外班都是跟着一个好朋友就去了,大大满足了他的社交需求。)
然后,在过程中对他的波动也是接纳的(用积极倾听就是传达接纳的最好办法。),接纳他很可能表现的不尽人意、接纳他因此产生的情绪,接纳多了就能传递给孩子持续下去的力量,也才有可能真的从根本上改变他对自己不擅长的事情的看法。所以,在我看来,即便是真的要中途退课,也不要轻易使用家长权威逼他持续。
再然后,持之以恒,绝不放弃所有可以拉他一把的机会于海丹。我并不反对各种补习班,只是观察孩子上补习班的情绪状况比所谓的效果更重要。现在也的确有很多课外的辅导班,教学方法是有趣的、老师也是懂孩子的,刚好孩子特别喜欢,为什么不去呢!
最后,各种努力都做到位了,对最终的结果也要接纳。说到底,这个项目就是咱孩子不擅长的,即便是他通过各种方式有所进步,跟那些天生擅长的孩子通常还是有差距的。那就接受吧!

苹果用户专用打赏通道

悦己/育儿/P.E.T. 原创的无以不芳长按以下二维码关注

本公众号的文字和图片皆为原创,如果你想转载,还请注明作者及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