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理工学院招聘如何对付“绿茶婊”?-豆豆谈八卦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如何对付“绿茶婊”?-豆豆谈八卦

琴房中,悠扬的小提琴声持续响起。
一个纤瘦的年轻女子正站在窗边,微微闭着眼睛,沉浸在演奏之中。
苏柔穿着白色的长裙,夕阳的余晖恰好铺洒在她的身上,整个人就像是梦境中的仙子。
忽然,一断闹铃声打断了她。
苏柔匆匆忙忙的放下小提琴,望着手机屏幕上自己设置的那个“三周年纪念日”闹钟,她的唇角忍不住翻起甜蜜的微笑来。
“我今天先走了啊,有点事情。”苏柔冲着自己的闺蜜姜柳恬说道。
“哎哎哎,等下。“姜柳恬一把拉住了苏柔,将她拖进了化妆间,然后从自己包中翻出了一个包装精美的盒子,塞进了苏柔的手中,“先换上这个比古清十郎,再去。今天可是你们的三周年的结婚纪念日,这好像还是你们头一次过结婚纪念日吧,你还不打扮的漂亮一点?”
苏柔打开姜柳恬精心准备的礼物,当看清楚那是什么的时候,瞬间便羞红了脸。
“这,这不合适吧?我不要。”
竟然是——情趣内衣!
巴掌大的几块布料,细细的几根缎带,性感诱惑到极致。
光是看着就让人面红耳赤,她怎么穿?
“哎呀苏柔!我告诉你,男人可是都很吃这一套的,现在你好不容易有了一个机会,还不抓紧点?想想,浪漫烛光晚餐,就你们两个人,不发生点什么简直暴殄天物!我可告诉你,过了这个村就没这个店了啊!”
姜柳恬不由分说的,干脆直接将内衣装进了苏柔的包包中。
眼看着时间快要来不及了,苏柔没有办法,只能乖乖的抱着揣了情趣内衣的包包,在姜柳恬满意的注视中离开天下经纶。
时针,慢慢指向了八点。
距离约定的时间,已经过去了整整一个小时。
“小姐,您好,请问您现在需要点单吗?”服务生走过来,第三次询问她了。
苏柔的脸上浮现出一丝淡淡的尴尬,抱歉的摆手,“不好意思,可能还要再等一会儿。”
服务生面露难色,“小姐,是这样的,我们餐厅的点餐时间还有十五分钟就要截止了,所以您看……”
“不好意思,不好意思,我再等一会儿吧。”
服务生离开之后,苏柔低下头,紧紧的咬住自己的下唇,无力的将头靠在落地窗上,双眼黯淡茫然的看着外面城市的夜景。
就在苏柔即将心如死灰的那一刻,在餐厅的旋转门处,突然,餐厅中响起一阵小小的骚动,甚至有女人低低的尖叫声。
苏柔回过头去,便看到一个熟悉的高大身影,向着自己的方向走来。
一身手工剪裁的高档西装,领间系着一条烟灰色领带,男人有着一米八五的傲人身高,完美的身材俨然大卫雕像一般引人惊叹。而他的那一张脸,更是英俊的如同天神。
是薄慕爵。
苏柔的心脏猛的一跳,“慕爵,你来了。”
苏柔努力想要保持自己话语中的镇定,然而嗓音还是忍不住微微颤抖着。
相较于女人的忐忑与激动,薄慕爵可就要冷淡的多了。
男人径直走向自己的座位,连看都没有看苏柔一眼,随后便扬手招来了服务生,点了几样菜。一时之间,气氛变得有些凝固。
他的气场很是强大,从他出现的那一刻起,就吸引了周围很多人的目光,尤其是女人们,更是近乎狂热的盯着薄慕爵挪不开眼睛。
苏柔踌躇着,最终找了个话题打破沉寂。
“慕爵,最近是不是公司很忙啊笑傲飞鹰?”苏柔小心翼翼的开口。
距离上一次薄慕爵回家,已经过了差不多快一个月了,而她,也整整一个月,没有见到他了,“工作辛苦,一定要多多注意身体啊——”
“用不着你操心。”薄慕爵语气冰冷,剑眉轻轻蹙起,似乎根本就不想听见苏柔开口。
苏柔一怔,下意识的咬了咬嘴唇妖精贵妃,望着薄慕爵面无表情的脸小红宝,最终选择了沉默。
毕竟,他能够来陪她一起吃顿饭,一起度过这个三周年纪念日,她就已经很满足了。
小口品尝着美食,一边不时的偷偷望几眼坐在自己对面的男人,五官俊朗,棱角分明,整个人就像是天神般耀眼。
从苏柔遇见薄慕爵的第一眼起,她就深深的爱上了这个男人。
能够成为他的妻子,也是她人生中最幸福的事情。
“薄先生,抱歉,我来晚了。”忽然,一个西装革履的男人走到了薄慕爵的面前。
薄慕爵淡淡的嗯了一声,冲着苏柔的方向抬了一下下巴。
一个很不好的预感涌上心头。
“苏小姐,这份文件,请您过目一下。”
沉甸甸的黑色文件夹,被摆在了苏柔的面前。
苏柔缓缓掀开——“离婚协议书”。
大脑中轰的一下子,苏柔几乎反应不过来自己看到了什么。
“这,这是什么意思?!”苏柔瞪大眼睛看着薄慕爵。
男人幽幽的点燃了一根香烟,修长的手指夹着细细的烟支,淡薄的烟雾将他的面容拉扯得有些看不真切,但是那冰冷的声音,却还是如同刀子一般。
“苏柔,我们离婚吧。”
苏柔握在手中的叉子一下子掉落在地,发出刺耳的声音,但是她就像是完全感觉不到一样,只是楞楞地盯着空荡荡的手。

律师在一旁,公事公办的开口,“薄先生已经许诺,二位离婚之后,只要您的要求不过分,薄先生都会满足你,当作是补偿。”
苏柔难以置信,她怎么都没有想到,今天的这个浪漫的纪念日晚宴,薄慕爵之所以没有拒绝她一同进餐,原来是要在这个时候,提出跟她离婚!
这个三周年纪念日礼物,可真的是太“惊喜”了!
见苏柔久久的不说话,薄慕爵似乎是有些不悦,“苏柔,我们的婚姻,本来就是错误的。说吧,你到底想要什么,作为离婚的补偿。”
“我想要你。周毅火
薄慕爵冷笑一声,仿佛听到了什么极大的笑话一样,“苏柔,你是真的忘了,还是假装不知道?当初你我结婚,是我们薄家不能失信于约,但是,这段婚姻的期限,只有三年。”
苏柔低下头,沉默不语。
男人从钱夹中抽出一张银行卡,推到苏柔面前,“说个数字,明天,钱就会全部打到这张卡上。”
薄慕爵出手,绝对不会是小数目。
苏柔僵硬地扯了一下唇角,露出苦涩的笑容,现在距离三年期限,还有三个月,准确的说,还剩九十九天。
九十九天,薄慕爵都这样迫不及待的想要驱逐她了吗?
缓缓的,她伸出手,拿起那张卡。
薄慕爵不疾不徐的抽着烟,律师很满意,以为苏柔为钱所动了,将签字笔一并递到了苏柔的面前,“苏小姐,请吧。”
谁知道下一秒,苏柔便将那张卡丢回到了薄慕爵的面前,“慕爵,我不要钱fridae,我只想做你的妻子。我嫁给你三年,难道你还没有感受到我的心意吗?”
苏柔有些激动,连带着声音都不由自主的提高了些。
薄慕爵眼睛微眯,浑身上下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苏柔,我没有那么多耐心。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有三天时间,好好考虑考虑穿越杂事儿。别忘了,”男人站起身来,高大的身影笼罩着苏柔显瘦的肩膀,语气冷漠而又疏离,“我爱的人,根本不是你。”
“慕爵……”
苏柔还想要说些什么,但是男人冷酷的背影已经消失在走廊尽头。
就像是被抽光了全部的气力一般,苏柔一下子倒在椅子上,薄慕爵的话,就像是一把锋利的刀刃,狠狠的划过她的心脏。
她一直知道薄慕爵不满意这场婚姻,也一直在努力的让薄慕爵看到自己的好,但是这一切在这一刻,完全崩塌白丝魔理沙。
整整一夜,苏柔都握着那份离婚协议书,不曾合眼。
接下来的三天时间,薄慕爵都没有再出现。
第四天傍晚,苏柔从乐团结束训练回家,刚刚打开家门,就感觉到了屋内的气氛不对。
原本偌大的空荡别墅,如今多了两个身影。
男人,是薄慕爵,而在他的身边一吻巴黎,还有一位穿着白礼服裙的女子。
二人正在专注地交谈中,没有人注意到苏柔的到来。
“慕爵,其实你不用来接我的。”
“你刚回国,我不放心。”男人的语气虽然淡淡的,但是眼神中却是充满了温柔。
白允微微低下头,脸上写着甜蜜,白嫩的脸蛋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染上了绯红,看上去更加明媚动人。
薄慕爵看白允这样,轻轻抬手,将女人揽进了自己的怀中,“允儿,你终于回国了。这三年,我真的很想你。”
苏柔浑身一震,觉得浑身上下的血液,都像是被浇了冰水一般,冷到了极致。
难以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女人,白允?!她是什么时候回来的?!
薄慕爵这么急着和她离婚,就是因为白允回国了,他要和白允在一起吗?
“慕爵……我也很想你……能再见到你,我真的……”白允说着,嗓间忍不住哽咽起来,明亮的晶眸中弥漫起淡淡的水汽,眼看便要有一行清泪滑下。
薄慕爵见此无影无踪造句,温柔的用指腹抚上她的脸蛋,轻轻的擦拭掉她的泪痕。
两个人之间的距离很近,白允稍稍仰起头来,准备亲吻薄慕爵,却不想在这个时候,突然有一记声音响起。
“慕爵!”
白允听到这个声音,身子一顿,偏过头来,看清楚来人竟然是苏柔之后,吃惊地瞪大了眼睛。
薄慕爵察觉到女人身体的僵硬,也跟着回转过头来。
剑眉猛的皱在一起,他的声音也冰冷到了极致,完全没有刚刚和白允说话时候的温柔,“你回来了。”
从男人股子中散发出来冷漠甚至是厌恶的气息,连他的幽深瞳眸中,也是写满了不悦。
很明显,他并不想看到苏柔的出现。
“慕爵……”苏柔不知道应该说些什么。
结婚三年,薄慕爵踏进这间别墅的次数,屈指可数。如今好不容易回来一次,却还带了别的女人……
白允有些尴尬的站起身来,对着苏柔抱歉地笑了笑,眼中却分明有着一闪而过的敌意。
“我的律师很快会和你联系的。”薄慕爵收回了自己的视线,冷淡的开口。
苏柔一开始没反应过来薄慕爵是什么意思,而后突然明白,男人是在说离婚的事情。
苦笑一声,他……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想要摆脱她了么。
“慕爵,我什么都不要。”苏柔咬了咬牙,深吸了一口气。
薄慕爵神色微微一动胡文海视频,随即开口,“苏柔,我对你没有任何感情,不要再说这些没有意义的话了。就算你什么也不要,我也不会因此对你有什么改观。”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
“好了,有什么话,都和我的律师谈吧。”
眼看薄慕爵已经有写不耐烦,白允在一旁,慌忙顺了顺薄慕爵的肩,转而对苏柔开口,“苏小姐还没吃饭吧,正好,我做了意大利面,是慕爵最喜欢吃的海鲜味道,有什么事情,吃完饭再说吧?”
白允眉眼弯成月牙,跑进厨房,窸窸窣窣一通,很快,便端着餐盘,走了出来。
小心翼翼的将意面放在餐桌上,然后又取出红酒来为薄慕爵倒上。
“允儿,你刚刚回国,舟车劳顿的,不是说了,让下人来做这些吗。”薄慕爵虽然脸上没有什么表情,但是看着白允的眼神,一点都没有面对苏柔时候的那种冰冷。
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
苏柔的心,被狠狠的刺了一下。
“正好看见家里有材料,想着你以前最喜欢吃了,就忍不住做了嘛……”
女子的头发挽成简单的模样,露出纤细白皙的锁骨玉颈,她和薄慕爵说话的模样,俨然就像是一对恩爱的璧人。
而站在一旁的苏柔,倒完完全全就是一个外人了。
“慕爵,这位是……白允小姐?”
苏柔话还没有说完,就被薄慕爵冷冷的打断了,“苏柔,这跟你,没有一点关系。”
倒是白允看气氛尴尬,主动开了口。
“我是白允,从小和慕爵一起长大的。苏小姐啊,实在不好意思死得其所造句,今天我刚刚回国,慕爵他放心不下司机来接我,所以就自己过来了,我在这边又没有住处……”
所以,她就来到了薄家别墅?
苏柔表面上强装镇定,但是心中已经是翻江倒海的痛楚。从她嫁给薄慕爵的第一天起,就知道薄慕爵有一个深爱的女人。
那个人,就是白允。
只不过,当年薄家长辈钦定了她和薄慕爵之间的婚姻之后,白允就离开了,整整好几年没有一丝音讯,而薄慕爵,也一直都在试图找到她……没想到,现在,她竟然回来了。
“不用跟她解释。”薄慕爵不咸不淡的开口,视线干脆转移到了自己面前的餐盘上,“允儿,吃饭吧,凉了味道就不那么好了。”
薄慕爵都发话了,白允冲着苏柔投去一个抱歉的眼神,唇角挂着轻巧而又甜蜜的笑意,继续享用着美食。
苏柔一个人孤伶伶的站在旁边,华丽的灯光打在她精致的妆容上,却显现不出一丝一毫的光彩。
周围不时有零零碎碎的目光指点在她身上,苏柔忍不住握起了拳头,指甲深深地嵌入肉中,然而比起手心的痛楚,心脏的痛,来得更加的猛烈。

“苏小姐要不要也坐下来吃一点吧?反正我做了很多,我们两个人怎么也吃不完,就这样扔掉实在是有些可惜呢。”
白允笑的温柔,可是在苏柔听来,字里行间都是“施舍”的嘲讽。
女人的直觉告诉苏柔,白允对她,绝对不会是表面上那样的充满善意。
“不用。”苏柔拒绝。
“对了,我听说苏小姐的小提琴拉的可好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够听苏小姐演奏一曲?慕爵,可以吗?”
“你想听小提琴?明天我让秘书安排一下超级魂晶,订爱乐乐团的演出门票。”
白允眉眼弯弯笑着,撒娇式的嘟起嘴唇,“不用那么麻烦啦,以前就听说苏小姐小提琴很赞,所以一直很想找个机会听听,今天不是正好嘛慕爵。”
薄慕爵瞥了苏柔一眼,眼中略带着不屑,“她?”
但是白允坚持,最后,薄慕爵还是宠溺的依了歌诗达协和号。
让佣人取来小提琴,薄慕爵轻抬下巴,指了指苏柔的方向。
苏柔看着眼前的那把小提琴,手指握成拳头,却没有一丝一毫接过来的意思。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苏柔?”薄慕爵提高了音量。
如果不是为了满足白允的心愿,他是绝对不会多和那个自己名义上的妻子——苏柔,多说一句话的。她的存在,就是提醒他,这场婚姻,有多么的失败和令人厌恶。
苏柔死死的咬紧了下嘴唇,甚至都快要将那薄薄的唇瓣咬出血来,薄慕爵从来都是命令的口吻,完全不考虑她是否愿意。
更何况现在,佣人都在看着,白允和薄慕爵坐着享用餐点,而她这个妻子却只能在一旁拉琴助兴?这是把她当成什么了?
“算啦算啦,苏小姐今天大概是累了,以后有机会再听苏小姐的琴声吧。”白允面上划过一丝尴尬,随即起身,主动倒了一杯红酒,端到苏柔的面前。
“对了,苏小姐,这是我专门从法国给慕爵带回来的他最喜欢喝的红酒,你也尝尝吧,味道很好,我相信你也会喜欢的。”
薄慕爵的视线也随着白允转移到了这边,苏柔原本仍想拒绝,但是感受到薄慕爵的不悦,最终还是伸出手去,预备接过那杯红酒。
“啊——!”
谁也没有想到,就在苏柔和白允的手指相接的那一瞬间,那杯红酒竟然意外的倾倒了!
一阵刺耳的玻璃碎裂声,地上瞬间多了无数碎片。
而半杯酒红色的液体,全部泼在了白允身上的白色衣裙上!
原本纯白高雅的裙子顿时变得殷红一片,斑斑驳驳的甚至难看。
苏柔愣了,下意识的便想要掏出纸巾。
白允挥手,径直打开了苏柔递过来的纸巾,眼眶通红,咬着嘴唇指控她,“苏小姐您为什么要这样做?我知道你讨厌我,你不想慕爵陪我吃饭,但是你也不能这样对我啊,我好心好意的想和你分享,没想到,没想到你竟然把红酒全都泼在我身上……”
女人说着,一滴清泪便沿着脸蛋滑了下来,看上去楚楚可怜,仿佛受到了天大的委屈。
苏柔慌忙摆手,想要解释,“不,不是这样的。”
然而薄慕爵脸上已经染上了薄怒,根本不给她任何解释的机会,狠狠的剜了她一眼,眼神冰冷凶狠,就像是一头猛兽。
“苏柔,没想到你竟然如此恶毒。”
苏柔从来没有见过薄慕爵如此生气的模样,委屈和心急一同涌起,情急之下,苏柔一把拉住了正要拥着白允离开的薄慕爵,“慕爵,你听我解释啊——”
薄慕爵用力一挥,打开了苏柔的手。
苏柔没有想到薄慕爵会如此用力,身子一下子失去平衡,重重的跌倒在地上。
一块碎玻璃,深深的插进了苏柔的手掌心中,顿时,钻心的剧痛传来,疼的她连连倒抽冷气。
“苏柔,我警告你,别再在我面前搞什么把戏,如果你能够安安分分的,我薄家还容得下你,如果你继续这样下去,后果自负!”
薄慕爵脱下自己的外套,披在白允的身上,随即看也不看地上的苏柔一眼,拥着白允的肩,将那个女人紧紧护在怀中孟兰神功,便头也不回的离开了。
直到男人的身影已经消失了很久,苏柔还没有回过神来,薄慕爵的话就像是一把刀子,狠狠的插在了她的心上。
从她第一次见到薄慕爵开始,就对他一见钟情,可是在薄慕爵的心中,白允才是他始终深爱的对象,如果没有她和他之间被家族早早定下来的那个婚姻,现在他和白允早就已经是幸福美满的一对了。
苏柔能够理解薄慕爵对她的厌恶与憎恨,但是她还是很痛苦,自己的感情被践踏的一文不值,还是在白允的面前……
整整一晚,薄慕爵都没有回来。
苏柔缩在床上,迷迷糊糊,几乎没有完全的睡着过。
第二天一大早,苏柔便起床,去了琴房,最近有一个十分重要的演奏,据说世界著名的小提琴大师弗兰克也会临场,若是她表现突出的话,或许她就有机会被挑选进入世界级乐团——这可是自苏柔学习小提琴的第一天开始,就怀揣的梦想。
然而一向都全神贯注练习的苏柔,今天却怎么都没有办法集中精神,曲声刚刚响起,她的耳畔就不由自主的响起昨天晚上薄慕爵对她说的那些伤透她的心的话来。
在又一次拉错了音之后,姜柳恬终于忍不住了,将小提琴从苏柔的手中夺了下来,撞了撞她的肩,“柔柔,你今天是怎么了,怎么魂不守舍的,这简直不像你啊!嘻嘻,是不是昨天晚上我给你的神器起了作用,看你这黑眼圈,想来是’激情奋战’了一整夜吧?”
苏柔没说话,眼神也是无比低落的。
姜柳恬原本还以为苏柔是太过于害羞所以藏着掖着不告诉她事后体验,但是很快,她便也意识到了不对劲的地方,“你和薄慕爵他……昨晚闹不愉快了吗?”
苏柔摇了摇头。
“那是发生什么了?”就在这时,姜柳恬发现了苏柔手上的伤口,惊叫一声,“他打你了?!”
苏柔慌忙摆手,“不是不是金炳昶,不是这样的,这是我自己摔倒的,跟慕爵没有关系。”
“柔柔!都到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在维护他!”姜柳恬很是生气,”你要是不说明昨天发生了什么,我现在就去找那个薄慕爵去!“
“柳恬!”苏柔拉住了姜柳恬的胳膊,苦笑了一声,咬着嘴唇,最终,低声缓缓开口,“昨天……白允回国了,慕爵他,去接她了……”
“什么?!”姜柳恬忍不住提高了音量,一双大眼睛中满满的都是怒火,“他怎么能够这样做!你们才是夫妻,有没有搞错?那个女人算个什么东西?!”
或许是琴房这边的动静有些大,原本关着的门被推开,贵州理工学院招聘一个清瘦干净的男人走了进来,是乐团前辈韩沐清。
见这边气氛有些不对劲,尤其是苏柔的脸色,有些不好,韩沐清对姜柳恬投去了一个疑问的眼神,“
随即温柔的开口询问苏柔,“身体不舒服吗?”
苏柔勉强笑道,“没事的,可能是最近几天练习有些累了,休息一下就好。”
韩沐清看出苏柔并不想多说话,微微点了点头,很是善解人意,忽然,视线落到苏柔受伤的右手上,伤痕很深,上面结了薄薄的一层痂,周围还有些红肿,一看就是没有经受任何处理。

韩沐清顿时皱起眉头,“怎么受伤了?要是不及时处理的话,伤口说不定会发炎的。”
说着,韩沐清便找出了医药箱,要为苏柔上药庄洪兴。
苏柔推辞不过,只好任由男子握着自己的手,一点一点细致的处理她手上的伤口。
韩沐清他们,已经认识了快五年了,对她一直都很好很是照顾,她虽然隐隐约约能够感受到他的心思,但是,她没有办法承担。
“小柔,以后记得一定要小心一点啊,我知道,马上就要到音乐会了,你压力很大卢云峰,但是你的身体,才是最重要的。”韩沐清盯着苏柔的眼睛,语气中满满的都是温暖。
韩沐清生的清秀好看,又弹的一手好钢琴,出生在优渥的家庭中,举手投足之间,全是优雅的气质,也正是因为这样,他也一直都是乐团中女人们爱慕的对象。
“谢谢你啊,沐清,我没事的。”
韩沐清上完了药,一圈一圈的将白色的细纱布缠绕在苏柔的手上,那神态,仿佛苏柔是一块无比珍贵的珍宝一般。
“好了。要是身体还有哪里不舒服的话,就休息一下再练习吧,我相信你,音乐会一定会没问题的。”说完,韩沐清伸出手来,习惯性的摸了摸苏柔的头发。
就在这时,一道冷冰冰的声音自门口响起,“你们在干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