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州工商职业学院学生时代,那些蹭书的日子-读书村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学生时代,那些蹭书的日子-读书村
寻找质朴生活,回到安静阅读:点"读书村"↑订阅

推荐一篇往期精彩好文↓

我最先从凤玲身上发现自己的影子,贵州工商职业学院我们都穿着自己母亲在家缝纫机上做的平方领衣服,她扎着毛毛躁躁的小辫子,懵懂,生涩;我的头发被母亲剪成齐刘海齐耳根的“妹妹”头,头顶的头发不蓬松,整个头型是尖的,发稍没有层次,每天早上乱成一堆,都要用水沾湿才能出门。凤玲在四年级毕业的时候对我说:一年级初见你时觉得你好丑。听她说完我开心大笑,内心好通透。
两个叫娟的女生最是可爱,大娟个矮,憨实,喜欢刨根问底,单纯率直;小娟温柔随和,眼睛生得很美,眉梢含一丝淡淡的忧郁,自带一抹书卷气;来自岐山的两个女生外柔内刚彭家驹,最有韧劲。珍芳身材高挑万中良,长着一张娃娃脸,笑起来眼睛像一弯毛茸茸的新月,十分甜蜜;格慧,也就是那个改名为静的女生,不但十分有主见,而且才华横溢荼荼丸,我很长时间被她吸引,崇拜她,追随她,因喜欢三毛文字,她便自称“一毛”,我成为“二毛”;玲来自汉中,与我同乡。她阳光、聪明、自信,肤色白皙,衣着新潮,很令人羡慕……
——刘昱村:《读中专的岁月:我那风一样的青春……》
学生时代,那些蹭书的日子
作者 |杨菁
2005年,我在西安求学,大一这一年,我所在的大学因校本部正在扩建的原因,将大一新招的文学院汉语言文学新生安置在西大街的一个临时租地,左有城隍庙,右有回民街,再往东走几步,就是西安最繁华的市中心所在地——钟楼杨红俊。这给我们这些终于挣脱高考黑色七月的新生们得以“为所欲为、扬眉吐气”的契机,课余时间,大家争分夺秒进网吧,赶夜场,交朋友,谈天论地,忙的不亦乐乎。
我在连续和同班好友赶了几次“夜场”之后,越发觉得无聊与空虚,感觉大好的时光泡在网吧,做着一些不着边际的事情,着实是浪费生命。一个人走在大街上,内心空空荡荡,那种纯粹的虚无感,让人难受的想掉眼泪……
不知道自己是怎样走进书店的,这个位于钟楼东北角,曾经是西安地区唯一的书店和西北最大的书店——新华书店。我总是这样,思维老是跟不上自己的脚步,心里似乎正在想着别的事情,脚下却先行一步了。
印象中,那是进入大学之后第一次走进书店。
原本,位于城市的中心,熙来攘往的人群,嘈杂的人声,各个店铺劲爆的音乐刺客甲,再加上商家疯狂的叫卖,这里似乎没有一个可供安静的去处,但是,当我走进书店的一刹那,那种突然从闹市走进安宁的感觉,单联丽犹如夏天烈日炎炎之下,你一下子走进了清凉的空调房,让人不由得神清气爽彭三顺,脑子清醒了大半。
书店里书多,人多。有的游走在各个书架旁边,找自己感兴趣的东西;有的则随地坐在书架前,沉浸在文字带来的悲喜和欢欣中;还有的则在自己喜欢的档区内翻页驻足,看的入迷了,竟然一动不动;更有甚者,则坐在通往书店二楼的台阶上,一头扎进书海,旁若无人,怡然自乐……
这里静悄悄的,除了偶尔响个手机,或者有买书者在前台付款的低语声,剩下的就是翻书的“刷刷”声。

这样的气氛实在久违了,它似乎有一种魔力,有一种磁场,让你忍不住尽可能想与之靠近、融合。
记得很清楚,我顺手拿的第一本书是一本厚厚的诗歌年鉴,而更为巧合的是李宝敏,我在随手一翻的瞬间,便有一首诗歌直入我心,题目和作者我已经记不清了,只记得内容大体是这样写的:
我知道死者不在乎这样一叠纸钱
他们视金钱如粪土
游走在虚无之上,远望人群
露出一丝鄙夷的表情
他们没有家园
全都是孤魂野鬼,放荡不羁
不受任何束缚
所有包袱都已赐给人间
我把自己的意志强加于死者
以微薄的贿赂乞求庇护
让心得到无限安慰
在这样一大片荒山野岭
千百年来埋人的土地
微风从一棵树到另一棵树
有如鬼的足音
我倔强地呼吸
借以掩盖心跳的频率
暗藏与生俱来的胆怯,对死亡的恐惧
关于他们的生活我一无所知
只能做出各种无谓的想象
看纸钱在火中渐渐成灰
看自己像轻烟一样孤独飘散
我几乎是带着极为激动的心情来读这首诗的,因为这使我想起了在老家,一年一度的清明节和春节任恒之,父亲总会带着我,给已故的爷爷奶奶上坟,烧纸鹫冢庆一郎,磕头。而我一直以来,都不太清楚这样做的意义是什么,我只能靠着自己的想象,想象他们能够看见自己的孙女在人间的一切,关键时刻,或许他们会给我保佑。
说不清当时为什么这首诗能够如此吸引我,以至于我读了一次又一次,在心里念了一遍又一遍,并且很快记住了大概。
更为奇妙的是,这之后的每年到了祭祖烧纸的时刻,每当看着纸钱的火苗不断往上窜时,那一年的那一天,在西安钟楼的新华书店,我读到的那样一首诗的诗句,像一首歌的旋律,总会在我的脑海里盘旋反复,挥之不去。
兴许是天生对诗歌有着特别的偏爱和敏感,在书店王宗景,我一下子陷入了诗歌的漩涡而不可自拔。还是古语说的好:“书非借不能读也。”这种通过随手翻阅的方式,我了解了现当代诗歌的大概,并对一些极具代表性的诗派诗人及他们的优秀诗作捻熟于心。给我影响较大的当属八十年代的朦胧诗派的诗人,如顾城、北岛、舒婷、芒克等等,还有国外印度诗人泰戈尔,以及奥地利诗人里尔克等等。
这也给我增添了自己的小心思。自从第一次进入钟楼的新华书店,那之后的每一天,只要一有时间,我都会独自一人,跑向这里,很显然,我已把这里当成了自己的精神家园和心灵自留地刀噬。但是,我跑向这里,除了我自己,我的衣兜里还偷偷带着小小纸张和笔。
这使我感到惶惑不安,那种面对精彩的句子和语段,既想让它们留存在属于自己的纸张,但又害怕店员发现我将我赶出去的尴尬,我总是战战兢兢、如饥似渴,总想在每天有限的时间里,翻阅更多的书籍,读更好的文字。事实上,我的担忧是多余的,大一一年,店员们都在以一种极其开放和宽容的姿态,来接纳我这个一无所有的穷书生。

美国作家谢弗曾在她的《根西岛文学与土豆皮馅饼俱乐部》一书中这样写道:
——“阅读的可爱之处:书里的一件小事引发你的兴趣,引领你去看另一本书,而另一本书中的另一件小事又引领着你去看第三本书。一切成几何级数向前发展,一眼望不到尽头,全过程都是纯粹的享受。”
就这样,我在这种纯粹的享受中,充实而美好的度过了我的大学一年级,直到进入大二,我们文学院全体学生搬回太白南路的校本部,那里的图书馆建筑宏伟、藏书丰富,我也就结束了那段在钟楼新华书店蹭书的日子。 
再后来,我也出版了自己的诗集、散文集,每每想起大一一年,自己偷偷跑去钟楼新华书店蹭书的日子,更多的是感念、感恩、感慨。
现在,尽管家里的藏书很多,电子书也亦是唾手可得,但是,我却再也找不到当年在书店里读书的那种真味了。
—END—
读书村专栏作家(公众号对话框发送“作者”可以收阅)
【A】阿呆 |【B】白描|【C】陈永明 | 陈婉君 | 成斌 | 程宏安 | 蔡文清 |【D】丁小村 |【F】冯双 |【G】高晓静 | 高晓涛 | 高晓亮 | 郭晓芹 |【H】海燕 | | 汉青 | 何莹 | 侯云芳 | 胡忠海 | 胡小燕 |【J】简简风 | 蹇玉玲 | 蒋乐瑶 | 靳红铃 |【L】李汉荣| 梁红梅 | 凌子 |廖晓梅| 刘昱村 | 刘章建 | 刘驰军 | 吕妍 |【N】牛子文 |【P】裴祯祥 | 庞建国 | 泼墨画紫 | 彭少平 |【Q】乔文丽 | 千凤伊人 | 齐娜 |【R】饶剑 | 任宏斌 |【T】铁迟 |【W】王全纲 | 王丽红 |王印明| 王洁 |王旭清 | 稳娟 | 魏晓云 |【X】席娟 | 许江涛 |【Y】羊羔毛 | 燕子 | 杨雪丽 | 杨雪峰 | 杨菁 | 叶志俊 | 云飞 | 雨幕 |【Z】郑西宁 | 邹坤 | 子非 | 周永兰 | 周志峰 | 郑佛洪 | 张鸿雁 | 钟楠 |
【本文作者】杨菁,发表有散文诗歌作品等,著有诗集《像我这样的女子》邹文杰,散文集《寒坡垭》。陕西作协会员。现居陕西勉县。
点读杨菁最新文章:
·厨房里的诗歌
·安康行
·在温泉这片美丽的桑叶上
·一位妈妈写给女儿的诗
·一路向北……读书村dushucun2015—鲜活·有质地·接地气
主持人:丁小村
联系QQ及邮箱:12545194@qq.com
微信扫描或者长按下边二维码订阅《丁小村》

有趣、有质、有味儿:文艺的、思想的、感性的
点击下面“原文阅读”阅读有趣的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