贵夫人假如你不工作了,怎样才能有源源不断的收入呢?-襄阳号外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假如你不工作了,怎样才能有源源不断的收入呢?-襄阳号外



第一章捉奸
“芯儿,你知道我刚刚看到谁了吗?”文语芯一手拿着画笔,一手拿着调色板,听着不远处的电话。
“谁啊?”哼,这个丫头今天是怎样啊,不知道本小姐画画的时候最讨厌被人打扰吗?
“嘿嘿,你表哥---墨辛斯,”电话那端的艾紫铜很贼的笑了笑。
“然后嘞?”文语芯放下画笔,一脸不耐烦的拿起手机。
“你亲爱的墨表哥怀里搂着一个漂亮的金发妹妹住进了通源酒店!”
“什么?这小子老毛病又犯了?你给我看好了,我马上就去,”墨辛斯你既然敢在本小姐不知道的情况下去偷情,哼哼侯凯文,今天我就让你重温旧梦一下。
文语芯换下身上的那一身沾满颜料的衣服,开启自己的红色跑车,向本市的通源酒店开去,艾紫铜抬手看着手表,给文语芯计时,她知道在自己挂断电话的15分钟后,文语芯的车子一定会出现在酒店门口。
这时就听见一声急刹车的声音,看吧,15分钟刚刚好,“紫铜,墨辛斯那个混蛋呢?”艾紫铜转头看了看电梯口,意思是告诉文语芯墨辛斯已经跟金发美女去快活去了。
哼,墨辛斯,今天你老妹我一定让你过的很郁闷!文语芯嘴角划出一个坏坏的笑容,心里计算着自己的坏打算。
很快文语芯跟艾紫铜来到了31层,具艾紫铜的可靠情报,墨辛斯就在31层的85号房间,文语芯不管三七二十一的走到85号房间门口,从自己的口袋里拿出了房卡,嘿嘿,墨哥哥我们很快就要high起来咯!
“等等,芯儿你确定这次要玩的这么大?”艾紫铜没想到文语芯这次会这样的疯狂,虽然每次自己都是她的帮凶,当然这次也不例外,可是每次文语芯都是在墨辛斯完事以后才去教训一下下的,为什么这次她会这样的恐怖呢?
“拜托艾大小姐,我现在是在帮你诶,我哥背着你劈腿,我去给你抓一下现行都市玄龙,不然这家伙是不会改好的,”文语芯一脸理所当然的样子看着眼前这个胆小的死党。
“不要啦,我和你表哥还没什么啦,我们在大厅等等就好了嘛,还有啊,我现在还在上班,不要害我丢工作好不好?”哎呀,虽然自己会是罪魁祸首,可是每次复仇计划的最终受害者都是自己,几乎每次她都会被老板辞退,哎!
“安啦,安啦,放心好了,我去去就回,”说完文语芯就冲进了房间。
进去以后看着床上只是躺着一个男人,并没有艾紫铜说的什么金发美女,难道是~~~文语芯冷冷的笑了笑。
“嘿嘿,墨辛斯,醒醒啦,都跟你说了不要那么滥情,现在好了,年轻轻的就早泄,那以后你的老婆还能性福吗?”文语芯走到床边语重心长的说着。
结果床上的人根本就没有动,文语芯拿起桌子上的烟点燃,很深沉的看着蒙头大睡的“墨辛斯”。
“墨辛斯,本小姐再叫你一次,如果你还是选择装昏迷状态,那休怪我不客气咯!”哼,混蛋,不就是不举了吗,有什么不好意思的,难道不知道是自己劳累过度的原因吗?
文语芯一副很了解的样子,一脸坏笑的走到床边,小手一挥搭在那个人身上的被单就落地了。
文语芯很自豪的低头看着床上的“表哥”,最后她错了,错得很离谱,因为床上这个男人并不是自己的表哥,而是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男人,最可悲的他还是个裸男,ohmygod!
文语芯丢掉手里的烟头,拿起刚刚丢在地上的包包,准备逃之夭夭,就听到身后有一个冷冰冰的声音响起,“你是谁?”完蛋了,这次真的是闯祸了,神啊,请你救救我吧,我向你保证,只要你这次帮我脱离危难,那我今后信你啦!
“嘿嘿,我啊?打酱油的,”只见文语芯说完最后四个字,然后撒腿就跑,冲出门口的文语芯把原本给自己望风的艾紫铜给忘记了,一个人快速的冲出了酒店,“哎,好险,还好跑的够快,”文语芯拍拍自己的胸脯,努力让自己的心平静下来,呀?坏了,我怎么把艾紫铜给丢了呢?
“打酱油?你等着,我会让你不再是打酱油的,”床上的男人看着已经逃窜的文语芯,恶狠狠的扔出这么一句话,冷~~
文语芯抬头看了看31楼,只好硬着头皮再次走进了通源酒店的大门,一向喜欢闯祸的文语芯,第一次有一种不好的预感,“哎,怎么会那么倒霉呢?难道今天出门被耶稣老爷爷给诅咒了?蒽~不可能!”文语芯变走边自言自语的说着。
“谁TMD不长眼啊?”文语芯揉揉脑袋抬起头,她很想知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在她不开心的时候,撞了自己还要骂自己。
“呵,墨辛斯啊?”文语芯挑了挑自己的眉毛,嘴角往上一挑,一脸坏笑的看着眼前那个嚣张的男人。
“呵呵,原来是我亲爱的表妹啊?你怎么,怎么会来?”该死的,这个丫头今天不是在家画画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你说呢?为什么总是守着美女叫我表妹呀?昨晚你抱着我的时候可不是这样叫我的呀。”
“这个~~”
“她是谁?到底是不是你表妹?”墨辛斯还没来得及解释,他怀里的美女就甩开他的胳膊,一脸怒气的质问了。
“你看不出来吗?我不想把关系说的那么透明,因为不想你太难看!”哼,假鬼子,比你还可恶的女人我都处理走了一堆了,不差你一个了,文语芯一脸甜死人的微笑走到墨辛斯的身边,轻轻的挽着他的手。
“墨辛斯你~~混蛋!”
“美女,一夜情而已,何必太认真呢,”文语芯的话让金发美女瞬间脸色煞白,然后什么都没讲就离开了。
“这下你满意了?开心了?”墨辛斯看着自己刚刚泡到手的美女,再一次被自己那亲爱的表妹给气走,甩开文语芯的手,一脸怒气的看着眼前这个一脸无所谓的人。
“还可以吧,我回家了,88!”文语芯说完,双手插在口袋里向门口走去。
“为什么?为什么我每次恋爱你都要插一脚?你是因为你不喜欢呢?还是因为你被那个男人甩了以后,开始心里变态了呢?”墨辛斯不服气的快速走到文语芯的面前,拉住她的胳膊,质问道!
“我是心里变态怎么了?”文语芯转过头面无表情的看着墨辛斯,“我说过不许再提那个人,你是不是记不住金·富力士?如果是那样我会想办法让你铭记于心的,”墨辛斯在文语芯转头说的第一句话的时候就已经开始后悔自己说的那一串的话了,他宁可看到的是那种让人恨得牙痒痒的坏笑,也不想看到文语芯的面无表情,眼神空洞。
“表妹我~”墨辛斯看着文语芯离开的背影,想说一句对不起,可最后还是没有说出口。

第二章要不要这么巧?
文语芯麻木的走出了酒店,她的双手紧紧的拽着衣角,努力的不让自己想起当初那撕心裂肺的一幕,努力的不让自己想起那个男人的脸,她不知道自己是怎样回到家里的,自己窝在房间的一个角落里双手抱着腿,卷缩在那里,她是那样的无助。
“妈,芯儿回来了吗水莲寺璐珈?”
“回来了,怎么了吗?”墨辛斯的慌张,让墨妈妈莫名的担心起来。
“妈,芯儿回来有没有讲话?”
“没有恋上一只猫啊,一回到家就回房间去了,到底出什么事了?”墨妈妈拉着儿子的手担心的摇晃着。
“我~我~”
“我什么我,快说!”
“我刚刚气急了,然后就一不小心,提起了那个人,大概让芯儿想起了当初的事情了吧!”墨辛斯的话结束后,两人一同抬头看着二楼文语芯的房间,芯儿,对不起,哥不该再次撕开你的伤疤,哎!
“辛斯啊,去看看她吧,她现在需要一个肩膀,”墨妈妈拍了拍儿子的手,摇头离开了。
墨辛斯走到文语芯的房门口,轻轻的把门打开,他把房间的角落迅速的看了一遍,并没有找到文语芯,他走到衣橱前,打开衣橱,看到一个呆如木鸡的文语芯,他伸手将她抱了出来,放在床上,两个人并排的坐在床边,墨辛斯将文语芯拦在怀里。
“芯儿,对不起,哥错了,能不能不要再这样惩罚哥哥了?你这样哥哥真的很怕~”
“哥,放心吧,我没事,”文语芯伸手抱住墨辛斯,眼里含着泪水,夏文宇,我不会再让当初的一切,伤害到我和我的家人了,忘记你,是我保护自己最好的选择!
墨辛斯直到看着文语芯在自己的怀里睡着,才肯将她放在床上,自己关门离去,看来这一次的错误,又得好多年还不清了,哎!墨辛斯摇着头一脸无奈的想着。
从下午文语芯进去房间后,直到第二天的晚上才在家里看到她的身影,文语芯没有跟家里任何人说话,低着头走到玄关处,换上鞋子,开门离开了。
“芯儿~~~~”一家人都在餐厅吃饭,并没有发现文语芯的出现,只有墨辛斯,可是文语芯根本就没有听到他的喊叫。
一个人走在人海茫茫的大街上,这里没有人认识她,更没有打扰她,这是她想要的安静,漫无目的的走着,最后不知不觉的走到了星夜酒吧,哎,推了推碍事的眼镜一脸麻木的走了进去。
“Linda你怎么来了?不是在忙着你的画展嘛,怎么会有时间呢?”酒保阿伟放下手里的酒杯,看着文语芯笑呵呵的问着。
“时间是挤出来的,我总要休息吧?”说完她转身就离开了,阿伟看着文语芯离开的背影,眉头皱了起来,别人不知道他一定知道这个丫头肯定不开心。
文语芯换好衣服来到吧台,在这里是她的第二职业小嫡妻,曾经的那个人最喜欢的就是她调的酒了,拿起自己独有的工具,细细的擦拭起来爱恋千鸟,只是眼神里有别人不懂的空洞。
“是不是墨大少爷又欺负你了?他又干了那种过了嘴瘾,却后悔莫及的事情了?”阿伟走到文语芯的身边,拍着文语芯的肩膀笑着说着。
“为什么你看看我眼睛就知道我在想什么呢?”文语芯放下手里的东西,看着眼前这个男人,阿伟不是一个很帅的男人,却是一个很懂,很了解文语芯的一个人,也许在外人眼里看来他们之间很暧昧,可是她知道这个男人是自己的知己pivix,是自己除了家人唯一可以依靠的人。
“呵呵,小丫头,你说过的你要忘记的,我答应让你继续调酒,不是为了让你怀念他的朱李思,我的小学妹脸上不该出现悲伤,只有笑容才属于你,懂吗?”阿伟轻轻的揉着她的头,很宠溺的把她抱进怀里。
“阿伟哥,如果我说我忘记了,那是骗人的,我只能说我开始慢慢的放下了,至于现在这份职业也是我喜欢的,这个你懂的啊,”文语芯靠在阿伟的胸前,欣慰的笑了笑。
“好了,这里不是让你们俩个谈恋爱的,Linda你给我去108房间等着,一会客人就来了,”就在两个人“甜蜜”的时候,不知趣的老板走了过来,文语芯弯下身子把自己的工具全部装进箱子里,白了老板一眼,哼,死老头,要不是因为学长在这里,我早走人了,气死我啦!
在VIP的包间里文语芯走进吧台,这个星夜酒吧是有钱人聚集的地方,这里面的每一件家具,每一个杯子都是国外进口的,就连砸了一个都够她自己吃一个月的了,哎,奢侈的人啊!
把东西都弄好了,文语芯看了看表,快十点了,外面已经开始热闹开了,而自己呆的这个房间依旧空无一人,文语芯闲得无聊给自己调了一杯酒,这是她刚刚研究出的一种新的品种,自己细细的品尝着这份人生的心酸。
就在文语芯自我陶醉的时候,那个所谓的大老板推门走了进来,文语芯从吧台悠悠的站起来,“罗总请,调酒师已经在里面等您了,“文语芯独自一人站在角落的吧台里面,看着那个狗腿的老板带进来的男人,然后很不开心的白了那个男人一眼,就重新坐了下来,摇晃着手中的酒杯,闭上眼睛嗅着杯子中的美酒,嘴角划出一丝丝苦味的笑容。
“Linda,干嘛呢?不是让调酒嘛,你怎么不知道动弹呢?“老板看着吧台里一脸享受的小女孩,气呼呼的走了过去,一巴掌的拍在了吧台上。
“我听到了,不就是点了一杯火焰嘛,等着!“文语芯把杯子里的酒一饮而尽后,开始低头调制客户要的火焰了,等她慢慢的将口中的酒细细的咽下去的最后一口以后,一杯红黄色的火焰出来了。
“好了我走了,88“今晚真晦气,一点好心情都没有,还是找个地方吃完辣辣的酸辣粉吧。
“站撒哈拉奇兵住,我好像还没让你走吧?“身后的男人不紧不慢的怒吼了一声。
“你说了不算,“切,有钱了不起啊?姐姐我也不是穷丫头,还想我臣服于你?哼!看着文语芯一脸不服气的样子,那个罗总就恨不得掐死眼前的这个嚣张的小丫头。
“呵,我还以为是谁这么大胆呢,原来还是你啊!“罗俊飞走到文语芯的身边,那张他找了一天的小脸终于不费工夫的找到了,嘴角有了很久都没有出现过的笑容,就在那么一瞬间,马上就消失了。
“你是谁啊?我不认识你,你是不是看上本小姐了,想要套近乎啊?艾佳妮滚远点,“说完往后对了三步,就在自己消失在灯光下以后,文语芯脸上出现了一丝丝的恐慌,MD不是这么巧吧?是凑巧还是他故意的呢?镇定,一定要镇定!
“老板我今天已经下班了,有事打电话哈!“说完打开门撒腿就跑,姑姑呀,快救救我吧!
文语芯开着自己那张狂的跑车,飞快的向郊区的别墅开去,她觉得今晚她一定不能回家,不然她一定会疯了的。

第三章突如其来的婚约
等车一进入郊区,她瞬间觉得安心了不少,虽然她习惯性的闯祸了,但是这次闯的祸可不是开玩笑的,看了一个裸男诶,还是一个冰山刷锅,她倒是不怕别的,就怕多看那个男人一眼,自己会长针眼,想到这里踩在油门上的脚又加重了一下力道。
一个人走进黑洞洞的别墅里,她不敢开灯,虽然这是爸爸留下的东西,但是却被妈妈租给了陌生的外人,她知道有一个地方一定没有人,所以文语芯摸黑的走了进去,怀里抱着从车里拿出来的几瓶红酒,走到别墅最角落的露天阳台上,她记得小的时候爸爸总是带她来这里玩耍,陪着她看整夜的星星,在这里可以看到最美的星空,还可以看到最暖的日出,这是爸爸特地为她设计的一个地方。
文语芯找到一个最舒适的地方坐了下来,一杯一杯的喝着自带的红酒,包包里的手机每隔几分钟都会亮一下。
“阿伟她走了多久了?”该死,这个丫头怎么又不接电话了呢?墨辛斯站在吧台前面合上手机一脸严肃的看着正在悠哉悠哉的擦杯子的阿伟。
“不知道,你回家等着她吧,芯儿什么脾气你应该知道,她在哪你也知道,明明知道不能去,干嘛还要在这浪费时间呢?”阿伟抬头看了看墨辛斯,在墨辛斯的眼里除了担心还是担心,阿伟无奈的摇了摇头。
“芯儿,哥哥对不起你,希望舅舅可以陪你度过这段难过的时光,”墨辛斯开着车,嘴里叨念着。
天蒙蒙亮的时候,醉酒的文语芯醒了,看着自己身上的被毯,再看看地上那些原本应该乱七八糟的样子,现在却特别的干净。哎呀妈呀,该不会是遇见鬼了吧?文语芯想到这里,马上拿起身边的包包,然后提着高跟鞋悄悄的的从侧面的楼梯走了下去,刚刚走到玄关处的时候,身后传来了诡异的声音。
”你不觉得你应该解释一下吗?“
”解释?解释什么呀?“不是这么点背吧?具居然让这家的租户给抓着了?Mygod!
”解释你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呵呵,我也不知道,大概昨晚我喝多了,走错了地方了吧!“原来撒谎是这么难得事情呀,看来只能对着墨辛斯的女人撒谎不眨眼,天地良心呀,我真的后悔了,我以后再也不回来了,饶了我吧!
”如果我没记错,昨晚你是清醒着离开的对吧?“这个女人到底是干什么的?为什么可以做到无孔不入?
”不是这么巧吧?你跟踪我?“我到底是得罪了哪方的神圣了呀?这两天既然可以倒霉成这样?
”你不觉得你该解释一下这几天的事情吧?“男人用最快的速度走到了文语芯的面前,冰冷着脸看着她。
”一切都是凑巧,相信我,我仅仅是个打酱油的,“天哪,这个男人怎么可以长得这么帅呢?最让人难忘的就是那双迷人的眼睛,虽然看起来很严肃,但是却能将人的心给抓住,那身材,那比例简直就是合适到不能再合适了田丰之死,还有那身衣服,虽然平时从不穿品牌的衣服,但是她知道这身韩版的西装,一定不是一般的进口货,还有那手腕上的手表,一定是劳力士家的,因为上次她给墨辛斯摔了一个,疼的墨辛斯一个星期没搭理她。
”呵,凑巧?打酱油?“男人来回打量了一下文语芯,一身的地摊货,既然让她穿的那么高档,一个穷丫头却长了一个富贵的脸,呵!
”对,就是这样的,既然没事,那我撤了,拜拜帅哥!“丫的,能跑的时候一定要卖力的跑。
男人看着文语芯跑出去的背影,摇了摇头塔塔妹,想起昨晚他拉开阳台门的时候,满地的酒瓶,和一地的烟头,而这个女人既然穿着裙子坐在地上睡的像死猪一样,不知道自己为什么没有把这个讨厌的丫头给丢出去,还给她收拾了周边的东西,冷笑了一声,拿起车钥匙走了出去。
“我回来了!”一个小时后文语芯出现在墨家的门口。
“芯儿,舅妈来看你了,”客厅里的墨辛斯听到文语芯的声音以后,先快步的走到门口。
“哦,你们聊吧,我先上楼了,我很累!”
“芯儿,舅妈有事情和你说,你还是听听吧,我们没办法给你做决定,”墨辛斯拉住准备上楼的文语芯藩王的爱奴,一脸严肃的看着她,他想让文语芯知道,这次必须去面对。
“她会有事情和我说?我不记得是多久没和她见过了,但是我知道时间久到我已经忘了那个人的模样了,你觉得我还有必要见她吗?”眼里没有任何的感情,每一次提起那个女人,文语芯的脸上就没有任何的感情色彩,眼里是空洞的。
“芯儿,你心里的想的我知道,什么时候你不喜欢的事情,我让你做过,这次真的不一样。”
“好吧,给你面子,”话闭头也不回的向客厅走去。
“说吧,什么事?”文语芯面无表情的坐下来,看都不看眼前的这个女人。
“你看看你到底有没有一个女生的样子,夜不归宿,一身酒味,是你不听话还是你姑姑不管你,如果是这样,那你跟我过,”文妈妈看着自己女儿一副邋遢的的样子出现在自己面前,忍不住的批评起来。
“我什么样子好像已经和你没有关系了吧?你不是来着管闲事的把?那么麻烦您把您要说的话说完,毕竟我没有多余的时间来听你说话,”在文语芯的教育里,就算是对待不喜欢的陌生人都不会有这样的冷漠的态度,可唯面对眼前的这个女人,就连听到她的名字都感到恶心。
“好,你爸爸给你留下的遗书。”文妈妈也知道自己没有资格来教育孩子,所以干脆放弃了。
“爸爸有遗书?那你当初为什么不给我看?”文语芯在提起爸爸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柔和了很多,可是看到文妈妈以后,脸上再次恢复到刚刚那个冰冷的脸。
“这是你爸爸的意思,你爸爸说等你25的时候再告诉你,前提是你在25岁的时候没有结婚,或者是你没有男朋友大故宫第一部。”说完文妈妈拿出一个信封,递给身旁的女儿。
“婚礼在什么时候?”整整一封信只有一个意思,那就是让她和夏家的孩子成婚,只是因为当初他对爸爸有恩,所以订下婚约。
“你不反对?也不反抗?”文妈妈以为她会极力的反抗,说什么都不会同意,没想到自己女儿脸上不带一丝感情的,问了那么一句话,她觉得她做错了,不应该告诉她这个事情,她的女儿其实并没有自己想象的那么坚强。
“这既然是爸爸的遗愿,那我为什么要反对?我既不反对,又何必反抗呢?是你不了解我对我爸的感情,只要他开心,别说让我结婚了,就是让我去那边陪他,我都不会眨一下眼。”
“孩子,我......”文妈妈看着女儿的背影除心痛,就剩懊恼了。
“好了,订好日子告诉我,我会准时出席,”说完拿着信离开了,在旁人听来这好像是准备参加别人的婚礼一般。
“爸爸,这是你的心愿吗?你真的愿意女儿拿自己一生的幸福,来为你报恩吗?爸爸,如果这是你的遗愿,那我会穿上婚纱,走进礼堂的,”转身的那一瞬间,文语芯落下了一滴泪水。

第四章婚约
“舅妈,你为什么要这样做?难道你不知道芯儿最在意的是什么吗?你不知道芯儿在等什么吗?你这样做心里真的过意的去吗?”墨辛斯看着文语芯背影消失在客厅的时候,不由得对文妈妈开始怒吼,他说过他的小表妹,只有他一个人可以欺负。
“辛斯,怎么对你舅妈说话的?嫂子,辛斯这孩子就是这样,不懂事,你别怪他,对了订在什么时候去见男方呀?”哎,芯儿这个苦命的孩子呀!
“哎,没事,今天我确实欠考虑。男方说这些都省了,就等着下个月中旬直接举行婚礼就好了,跟芯儿说安安分分的在家等着结婚,至于酒吧的那份工作就别去了,影响不好!”说完就起身离开了,走到门口的时候转身抬头看了看二楼文语芯的房间,孩子,我相信你爸爸给你选的是正确的,自己去争取幸福吧!
“蒋丽萍,你什么时候真的关心过我?你什么时候可以像爸爸一样,只要看我眼睛一眼就可以知道我不喜欢,然后不管是什么重要的事情,只要我不喜欢你就为我推掉,呵,我既然有这样一个不负责任的妈妈!爸爸你当初怎么舍得留我一个人在这里呢?”文语芯站在二楼的窗口处,看着所谓的妈妈离开,眼里除了绝望还是绝望!
一个人默默拿和爸爸的合影,那时候她还是一个孩子,只会粘着爸爸的小丫头,不管爸爸每天有多么的忙,总是按时去学校接她回家,陪她吃饭,写作业,直到深夜文语芯睡着以后才肯离开,她知道不是所有的爸爸都可以做到这样,只有她的爸爸这样陪伴了自己十几年,可能每个人的时间是有限的,如果他像别的爸爸一样少陪自己一点时间,是不是现在依然陪伴在自己身边呢?
可能老天爷也不愿意让自己继续等下去了吧,才会让自己拿到父亲的那份遗书,不让自己继续为那个人守候,甚至还有一丝丝的希望他还会回来,哪怕比约定的时间晚了那么这么久。
从得到通知以后,文语芯就再也没有离开过画室,墨辛斯每天换着花样给她送餐,他想在某一次送餐的时候可以看文语芯一眼,就一眼就够了,让他安心一下也可以,结果不光没见到人,每天的饭还不怎么见少,除了果汁被喝掉了以外,其余的东西都原封不动的退了回来,让他更加担心了。
记得那年舅舅离开的时候她也是这样不吃只是每天喝水,不说话不见人,整整一个月最后营养不良昏迷后被送去医院,才慢慢的有所好转,这次真的是对她打击这样的大吗?放弃等待真的那么难吗?何况是为了一个不值得的人去等待。
“妈,在这样下去芯儿会饿坏的,二十天了都,再这样下去,会出事的。”
“我也想芯儿出来呀,可是你又不是不知道,她的脾气,心事不解决了,绝对不会跟别人说的呀村田莲尔,这孩子哪都好,就是有事往心里藏不好。”哎,还有两天就要举行婚礼了,就怕饿的婚礼都没有办法举行。
“姑姑,什么时候来量礼服?”就在两个人左思右想的时候,文语芯走出了画室。
“芯儿,你出来了?天啊,你看你瘦的,等等哥哥给你做好吃的去哈,”说完就大步流星的走向厨房,看着那个丫头瘦的皮包骨头的样子,真心的心痛啊,如果不是想通了肯出门了,真不知道是不是又会住院呢?
“去洗洗澡,吃饱饭造型师就会过来给你量衣服的,”她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干巴巴的小丫头,身上到处都是颜料,脸上也左一块右一块的颜料。
“恩,那我先去洗澡了,”现在的自己一定很狼狈,除了画画她真的不知道还有什么事情可以让自己静下心来,这几天她想明白了,逃避是没有用的,只有面对。
一个小时以后
”辛斯哥,你做了我最喜欢的黑椒牛排,还有香草味的意大利面,看到这些我真的饿了呢,“说完坐下就开始狼吞虎咽的吃了起来,”恩~就是这个程度最嫩,还是你了解我的口味,你不知道,这几天我满脑子都是画画了,一点都不想吃东西,现在我真的饿的不行了,恩恩,好吃!”文语芯边吃边支支吾吾的说着。
“呵呵,傻丫头,慢点吃,小心噎着,以后记得就算是再忙也要吃东西,不然会饿坏的。”看着文语芯狼吞虎咽的吃着东西,还有那不停叨念的小嘴,就知道这个丫头恢复了。
“辛斯呀,芯儿这几天都没吃东西,你应该给她做一些粥喝,这样她的胃会受不了的,”从楼上走下来的墨妈妈,看着文语芯正在努力的切着牛排,不由得皱起了眉头。
“放心啦姑姑,我的胃很顽强的,以前我经常十天半个月不吃东西的,它都习惯了,”文语芯对着墨妈妈边笑边拍着自己的胃。
“孩子,马上就结婚了,嫁到人家家里去要学会照顾好自己,别再跟一个小孩子似的了,知道吗?”
“恩恩,知道了,呕~~”话还没说完,文语芯捂着嘴巴往洗手间跑去了。
“芯儿,怎么了?”墨妈妈和墨辛斯一起跟着跑了过去。
“没事,就是几天没吃饭,胃不舒服,好了,晚上再吃吧!”说完从两人中间穿梭出来,走回了自己的房间。
强颜欢笑这是爸爸离开后她学会的第一件事,因为再也不会有人像爸爸那样宠爱自己了,姑姑和表哥对自己再好,也不想他们总是为自己担心,心里再痛也只能自己默默承受,再见了我的那个他,心里的位置为你留的太久了,是时候该把你封锁了。
下午造型师来了,细心的为她挑选着结婚当日要穿的各种礼服,没有婚纱照,没有任何新婚夫妻应有的甜美回忆,这些对她来说都已变得不重要了,一些简单的婚前准备做好以后,造型师就离开了。
整个下午文语芯脸上总是挂着笑容,她以为她伪装的很好,很棒,可是她的姑姑还有表哥都知道她内心的苦,谁也听到深夜那强忍的哭声,更知道那浓妆背后的憔悴。可谁又能为她做什么呢?谁也不能,只能祝福祈祷她婚后可以幸福!
“芯儿,你好了没有?婚车都到门口了,快点出来吧,”姑姑在房间门口不断的催促着,就怕一不小心把文语芯给弄丢了。
“好了,不就是慢了那么一点点嘛,不知道新娘应该矜持一点吗?太容易领走的新娘在婆家不吃香,真是的,”看的那么严,根本就跑不掉,她的机票,她的法国之旅啊,苍天啊,大地啊给我一次逃脱的机会吧,如果可以我真的不介意新郎逃婚,哇哈哈!文语芯在心里打着如意小算盘,一脸了呵呵的走进了婚车。

第五章好死不死的阻拦我逃婚
“妈,芯儿怎么了?你刚刚跟她说什么了?“墨辛斯一脸迷茫的看着高高兴兴走进婚车的文语芯。
结婚前两个晚上墨辛斯来到她的房间,要结婚他觉得自己有必要跟这个丫头好好的谈一次,虽然她很爱舅舅,可不能因为舅舅当初的一个诺言然后放弃自己的幸福。
“芯儿,我觉得我有必要和你谈谈。”
“说什么?”看着深夜来到自己房间的墨辛斯,心里还是暖暖的,她很明白这时候表哥除了安慰自己,也不能做别的了。
“你真的决定和一个自己完全不认识的男人结婚吗?”
“不然呢?你想过吗,如果不是真的很大的恩情,我爸爸不会再生命最后的时间里写下那份遗书,对他来说这是重要的约定。”
“可舅舅更希望你幸福,如果不想结婚,你完全可以走,然后我帮你处理这摊子事,”墨辛斯真的希望她离开,哪怕再去寻那人一次,就算是再哭一次也比一辈子都伤心要好的多。
“我走?去哪?我还有什么地方可以去?”
“芯儿,想去哪就去哪,只要自己不后悔,就好!”说完最后一句话,墨辛斯起身离开了她的房间,希望明天一早你已经离开了吧!
“不知道,今天好像是格外的高兴,难道她是想开了?如果是那样就太好了!”大哥,希望你给芯儿安排的生活她会过的幸福,墨妈妈一脸忧愁的看着远去的婚车,内心感叹道。
“滋滋滋,看来豪车就是豪车,跑得真快,还好当初没决定在路上的时候逃婚呢,”文语芯走下车,回头看了看自己刚刚从上面走下来的捷豹小跑,不由的咋舌头。
“仪式还没开始,我们先去化妆间补补妆吧!”化妆师走到文语芯的身边拉起她托在地上的长裙,和她一起向化妆间走去。
“天啊,原来A市还有这么大的一个教堂呀?我在这生活了这25年了,我怎么不知道呢?太壮观了,仅仅是外面的绿化就做的那么的好,看来这里一定是有钱人注资的地方,不然怎么能装修的这样的豪华呢,哎,如果我有一副好口才,那我一定给阿伟哥打个电话,好好描述一下这里的壮观!”文语芯一个人在后面走着,小声的嘀咕着,化妆师在旁边一脸茫然的看着她。
“您哪里不舒服吗?还是你想吃点什么?”
“啊?什么?哦~我什么都不需要,你为什么这么问?”
“看你一直在说什么,还以为你哪里不舒服呢。”
“呃………好吧!”好吧,我再次成为了别人眼里的怪胎,看来以后应该少画一些画了,这样还可以改掉这个自言自语的毛病!“对了,我想我的妆没什么太大的问题,我想在花园里转转,要不你自己先去化妆间休息会?”
“你确定你可以吗?”化妆师上下打量着文语芯的婚纱,真心的想说干了这么多年的化妆师了,第一次见新娘要穿着婚纱逛花园的新娘,少之又少啊!
“没问题,这些都是小意思啦~!”说着从化妆师手里拉出裙摆,笑了笑然后向另一个没人的角落走去。
“嘿嘿,高度刚刚好,翻过去应该问题不大,好嘞,走着!”说着文语芯就把裙摆在腰上转了一圈,然后系了一个扣,脱掉那碍事的高跟鞋,“哼,姐姐172的身高,既然还给我订一双八公分的高跟鞋,想累死我啊?”
“你觉得你这样能出去吗?”
天啊,我还能再倒霉点吗?这么一个了无人烟的角落也能让我碰到人,“呵呵,我没有要出去啊,只不过……咦,怎么又是你啊?”不是我结婚他也刚刚好是婚礼的嘉宾吧?
“别想从这里出去,外面全部都是保安,没用,你最好是乖乖地回去,不然你也出不去这个城市,”男人穿的很体面傅平山,双手插在口袋里,不冷不热的看着露着双腿,一手提着一只鞋的文语芯。
“你能不能不管闲事啊?你又不是属狗的,怎么那么爱管闲事呢?”文语芯就是有一个臭嘴巴,什么话到他的嘴里就臭的没法听。
“你别管我属什么的,你现在往回走估计还能赶上你的婚礼,你今天想走那是不可能的。”
“你等着,我要是以后过的不好,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哼!”说完又从那个脚上把鞋脱下来,然后光着脚丫走了。
看看离开的背影,再看看这个自己选好逃婚的角落,唯独这个位置没有安排保安,这里是最安全的,只因你信错了我。嘴角微微上扬,“还好你逃婚让我撞见了,不然,还不知道如何继续后面的程序呢,”整理了一下衣服,往礼堂的方向走去。
文语芯非常狼狈的回到化妆间,一屁股坐在沙发上,嘴巴里还在不断的小声嘀咕着,“臭男人,不要脸,不就是一不小心看到你的裸体嘛,有什么大不了的,姐姐我还没嫌你那烂身材伤着眼了呢,你还在不断的找茬,王八蛋,混蛋,臭鸡蛋,臭鸭蛋,哼!”
“你这是怎么了?不但打扮的奇形怪状的,嘴巴里还不停的骂人,谁怎么着你了?”墨辛斯一到礼堂就往化妆间来了,早上看这个小丫头开开心心的上车就觉得有些古怪,不好当着别人的面问,只好来化妆间问问这丫头脑子里到底在想什么?
“没事,就是看到一个让人心情不好的人,对了是不是要开始了?走吧,“说着提着裙摆就要往外走。
“芯儿,你真的决定嫁了吗?走进礼堂你就再也无法回头了,”墨辛斯站在身后一脸忧愁的样子看着这个看似很开心的女人,对,过了今天她就是女人了,不再是那个出去逛街累了就让自己背着的小丫头了。
“还有5分钟就要开始了,你觉得我还有时间后悔吗?”她没有回头,因为她不想让表哥看到自己那无可奈何的表情。
“既然如此我也只能祝你幸福了,可芯儿你确定你要这样去礼堂?“墨辛斯无奈的看着文语芯踩在地上的双脚,再回头看看那被丢弃在一旁的高跟鞋,不住的摇头、叹气。
“哦,你说这个啊?我不要那个玩意啦,我从来不穿的,我赤脚就好了,没事的,走了!”说完就推开墨辛斯的手,一个人向礼堂走去。
“爸爸,如果你还在,现在这个时候是不是我会挽着你的手走红地毯呢?”抬头看了看身边的墨辛斯,第一次有一种不舍,记得小时候,他们在家里玩过家家的时候,她也是这样挽着墨辛斯的手,一蹦一跳的从楼上走下来,然后一个人说“墨辛斯,你现在开始是我文菲尔的了,现在本小姐命令你,背着我绕花园一圈,”“哈哈,抓紧咯,我要出发啦!”“哇,哈哈,啊!啊!贵夫人啊!啊!”十五岁的墨辛斯背起仅仅只有七岁的文语芯在花园里飞奔着。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精彩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