购物街视频六七月的奥森,是花的海洋-玫瑰开在夏天

发表于 全部文章 分类,标签:
六七月的奥森,是花的海洋-玫瑰开在夏天

昨天下午和友人约在奥森南园见面。上午还是艳阳高照,蒸晒得人极不舒服,但到下午三点多已有雷雨天的气势,厚厚的云层压下来,太阳光照射不透。
蜻蜓早已感知到雷雨,成群成群地飞得极低。我们沿着主干道往公园深处走,一路上,蜻蜓围绕在我们身边飞来飞去,似乎一伸手就能捕捉到它们,我试着伸手去抓,却落了空。
在雷雨来临前,我与友人随意地走着,行进的速度非常缓慢,因为有太多太多的花吸引我们驻足。
最先见到的是穗花,长在一丛菊芋下,紫色的小花一根一根地开重生将门风华,非常美丽。

园内的菊科植物也非常多,菊芋和黑心菊大片大片地开,每走一段距离就能看到它们沃伦比蒂。

还有射干。这两个字你肯定都认识,但你肯定都读错了。非常好玩,这里的射读yè,叶竟生而干读gàn。友人尤其喜欢它的花闭合之后的模样,像麻花一样拧在一起。我也喜欢它的花,记得小时候它长在野地里,也有人家种过,我们把它叫做蝴蝶花。

在射干的旁边发现了毛茛(gèn)。这个小小的不起眼的植物对我来说意义不一般。上小学的时候,我与同学收集它的种子,用本子纸一包包地包好,互相比较谁收集得多,再把它作为“货币”在游戏时使用奋起吧狐狸精。真不知道当时怎么想出来的。

友人说北园的向日葵开花了,要领我去看。我们以龟速慢慢晃过去,却在过河时被荷花吸引住了目光,又折道去到河边看荷花。

这里的荷花不是最美的,你真该去园内的湿地那边看看,那里的荷叶与荷花真正叫“接天莲叶无穷碧,映日荷花别样红”。好几座小木桥架在荷花之上,站在小桥上远眺陈金铭,前面是无数欲开未开荷花与参差错落的荷叶,后面也是同样的景色。此时暴雨刚停,小雨还在落着费里莉,成群的燕子在荷塘上空飞舞全素妍,有的单只飞过,有的成双成对,而后都飞入荷叶间再冲飞出来。我与友人站在桥上,真正有种“误入藕花深处”之感,荷花与荷叶皆在触手可及之处,我特别想“辣手摧花”,而友人特别想“辣手摧叶”,都忍住了。
在一丛灌木的旁边看到了苜蓿(mùxù),紫色的花,小小的,很不抢眼。我总在很多国外的文学作品中看到它,因此早有耳闻。它也是常见的野生植物,其实我在小时候见过它钟彬娴,只是当时不知它的名。

有一丛蓟(jì)长得老高老高,鼓起了许多花苞,等它绽放应该很美丽。

拐道去北园,道路两旁的花真多!我都快看不过来了!有月见草、桔梗、藿香蓟、黑心菊、菊芋、龙芽草、细叶美女樱购物街视频……但我最爱其中的月见草和桔梗。
月见草贴着地面生长,长成一片,花有黄色、淡粉色,花瓣薄薄的如彩色的皱纸,让人忍不住想摸一摸。

在它的旁边就是桔梗,也是成片成片地长。

桔梗的花特别有意思,非常像纸折的花。花开的过程,花型变化很大。一开始是个闭合五边形的花苞大玩主之地殇,而后顶部只绽放一点点,看上去像个大肚子的胖娃娃,最后全部展开,花型显得很优雅。我把每个阶段的花型都拍下来了,大家可以对比一下。

我也很喜欢藿香蓟月牙肉。它开在桔梗的里面,离远看,紫色的花连成一片,雾蒙蒙的偃师民声网。走近看才发现它的花毛茸茸的。

今天看到的紫色花真多。细叶美女樱也是紫色的,长在道路的另一侧,桔梗的对面。它和白色的芫荽(yán suī)一起,把这片土地改造成了一块绿色的碎花布。

终于到了向日葵田。一大片的向日葵站得笔直,顶着个黄黄的大脑袋。许多人在这里拍照,我只觉得向日葵傻大傻大的,倒是被它身下的波斯菊和百日菊吸引住。不知是谁想到的主意,把波斯菊的种子洒在向日葵的田里,因此就有许多或粉或红或白的波斯菊冒出它们的小脸,为向日葵田增添了一抹风韵。

这片向日葵田挺有名的,许多人都冲着它去。若你也想去看看,园内有路标指过去,很好找到。只是它有个很俗气的名字,叫什么“葵花展”,总忍不住要想起葵花宝典,笑哭宛萍。
逛完向日葵田后的归途中终于下起了雨。这场雷雨酝酿得真够久的,一直到五点多才落下硬币大的雨滴,之后渐渐转大,最后变为磅礴大雨。雨一落下来,蜻蜓就不知道飞哪儿去了。
即使大雨倾盆,我与友人也还不疾不徐地走着,我们看到滚烫的地面接触雨水后升起了雾气,犹如置身“仙境”,一路上皆是如此。
不等雨停,裤子与鞋子已经湿透。可我们毫不在意,所有的心思还是在两旁的植物上,看到不认识的植物就惊喜地跑过去拍照识别天童凯。雨后的植物漂亮多了,水灵多了,好似一口气喝饱了水终于神气活现了。我们其实早已迷了路,不过也因为迷路,看到了芙蓉葵与火炬树。

芙蓉葵的花会变色,早上是粉色或白色的,到了中午就变成了大红色。我在这一片芙蓉葵丛中既看到了红色的花,也看到了白色的于川绿野 ,也许是因为当时的天暗暗的,让它以为是早上?
每次去奥森都有新鲜感。如果你在北京,建议你去奥森走走,去感受一下花的海洋。不过不要只在主干道上走,那没意思,要随性地走,才能遇见各种各样的惊喜内村光良。比如,早已过了花期的蔷薇又开花了;比如,我们看到只相隔不到100米的两个指示牌,指向南门的方向一个朝左一个朝右廖洪毅。
真是一大“惊喜”。
往期文章推荐:
自然日记:6月30日,雨水、草木和泥土的清香
自然日记:6月29日,夏季调皮的雨
自然日记:6月28日,吃苦菜
我们在这里持续记录、分享与生活相关的一切:
书、艺术、自然、八卦……
喜欢我们
请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喜欢本文,请转发、点赞、评论哟~